现在回头看看,我的一生之中,经历事情颇多,危及生命、九死一生的境遇也遭遇过不少,然而真正把我吓到的,恐怕也只有这少数几次。

  这恐怕也是由于我当时年纪尚轻,没有经历过生死的关系。

  那一张狰狞的脸孔,说实话我根本也没有看清楚,那一个“狰狞”只是个大概的印象,只是转头那一瞬,在黑黢黢的水里,手电的黄色光斑昏暗发散的照射下,在离我如此近的距离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张脸,不管是什么,这冲击已经是极度骇人了。而我也没有再次看清的机会,那一下惊吓后,我条件反射往后猛缩,接着就倒吸了一口冷水,顿时呛得完全失去了平衡,只知道拼命往水面上摸,接着我的手就被人抓住扯了上去。

  我喝了很多的水,咳嗽得说不出话来,眼睛也看不清楚,被人架着一路拖着跑,接着又跳进水里,直到上了岸才勉强缓过来。

  那时候真是非常狼狈,所有人浑身没有一块干的地方,我们马上找了块干燥的地方生火烤衣服,把衣服全部脱光,赤条条地缩在一起。

  王四川带着白酒,给我们每人喝了一点,我们才逐渐暖起来,那时候王四川就问我,怎么突然会呛水,下面出了什么事情。

  我把我看到的事情和他们一说,几个人都露出不相信的神色。裴青说是不是水里的沉尸?被他一折腾给踢得浮了上来,或者干脆是我心理作用,看错了。

  我无法回答,我自己也只是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事实上,现在想想,裴青的说法倒是最合理的,但是当时我感觉,在那么漆黑的水下,那个东西没有声息地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实在是让人感觉不对。

  那一瞬间的极度恐惧令我记忆深刻,直到现在,我们见面的时候还会讨论,这也导致了之后我在生活中,看到漆黑一片的沟渠总会莫名恐惧,总感觉那里会有什么东西。

  当然这是后话,当时我说出来之后,虽然他们都说不信,但对那片水域,明显已经有了恐惧和顾虑。这是人所不能避免的。而我想到我们回来的时候,还必须经过这里,就感觉到头皮发麻,只能暂时不去想。

  衣服烤干之后,我们重新穿上,暖烘烘的衣服第一次让我怀念外面的阳光,裴青说不能再浪费时间了,于是收拾停当再次催促我们往前。

  此时离我们计划探路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我们预定,如果前方再次碰到这样的水潭,就折返不再前进了,否则更加浪费时间。

  然而往前走了一段后,洞穴豁然开朗,暗河走廊的宽度明显增加了,四处日本人遗留下来的痕迹也更加的多。一路洞壁上出现了很多剥离的日语标志,在岩石的缝隙里,很多残破的绿色木箱碎在那里,里面全是黑色棉絮般的东西,副班长用枪挑挑,发现非常的潮湿。

  再往里走了一段,这一路很顺利,路也不难走,大概是两小时之后,我们才遇到了第二个始料未及的情况。而且这个情况是我们根本没想到过的,简直让我们目瞪口呆。

  原来走到了一处洞穴相对狭长的地段后,我们爬过了一块十分大的石头,此时往后一照,硕大的洞穴内,不再是深邃的黑暗,而是一块巨大的岩壁。

  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醒悟过来,原来,这个洞穴,竟然在这里到头了。

  几支手电的光在巨大的岩壁上晃动,这是一块巨大的板块状石灰岩,是两边的岩壁突然被地层积压汇拢形成的,这说明形成几亿年前这个深洞的地质构造运动到了这里就停止,洞穴自然封闭,确实是到底了。

  回想我们进来的路途,到这里也将近有四五公里,对于地下暗河的长度来说,还是属于小规模的,十到二十公里长的暗河也属多见。从暗河开始段的水量来判断,我们实在是想不到这么快就会到达洞穴的尽头。

  几个工程兵战士都不说话,听我们几个搞勘探的在那里七嘴八舌地讨论,都觉得不可能。按照课本上说的和我们的经验,暗河应该更加的长,不然在尽头,就应该有缓冲水量的地下湖泊。

  最主要的依据是在我们行走的石头滩涂下,缝隙中水流湍急,深不见底,表明在这些石头下面的水流不会比我们刚进来的时候暗河少,这些水流到了这里,仍旧在石头下向下游流淌,说明暗河还有向下的通途。

  但是石头上面,洞穴却确实到此为止,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任何隐蔽的入口。

  我们全部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暂时停下来休息,同时,分析可能的情况。

  在我们这几个人里,裴青洞穴勘探的经验最丰富,因为他去过云南,那里洞多水多。他说一般出现这样的情况,这里以前肯定是一个断层瀑布,因为水流冲击,岩石结构被冲塌了,石头砸下来,把这里全堵住了,往下的入口肯定在我们脚下这些石头下面。

  我和王四川都说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当年的日本人是怎么过去的,王四川说看样子我们是走错了,其他组才是对的,正好,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回去。

  我摆手,这明摆了也不对,不说这里日本人的痕迹,就说那个女人出现在这里,也足够说明这里绝对有可以继续往里走的路。

  王四川说这么着吧,我们都别出声,听听看,如果地下有被掩藏的大型缝隙,水声应该比较响。

  我们一想也没别的好办法,于是又四散开去,屏住呼吸,凑近地面,一点一点去听地下传出的微弱水声。

  说实话,这能听出什么区别出来,所谓声音的大小,我感觉是和环境的安静程度成正比的,你贴近了远了,四周附近的水声是大是小,都影响你的判断。

  我小心翼翼地听出去有十几米,就知道这招不行,完全没感觉,就在我叹了口气,招呼他们准备否决掉王四川的提议的时候,那边一个小战士突然站了起来,对我们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动作。

  我们都一个激灵,心说难道听到了?忙蹑手蹑脚走到他身边,全部俯身去听。

  这一听之下,我们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原来这块石头下面,传来的不是水声,而是一种让人形容不出来的,类似于指甲抓挠石头的声音。

  大家凝神静气,听了半天,都听不出来这声音到底是什么,只感觉这“刺拉”的声音听着揪心,好比爪子划在我们的心脏上,感觉痒得要命,恨不得狠挠几下。

  我记不清楚是谁最先开始挖石头的,总之很快,我们所有的人都开始动手将这里的石头搬开,大的先搬,然后小的。

  搬了几下我就感觉到了一点异样,因为这里的石头,太容易搬动了,在附近的碎石有大有小,大量巨大的根本无法搬动的石头混在里面,使别人一看就知道挖掘无望,但是这里,我们一路挖下去,却发现没有一块这样有决定性的石头。

  所有的石头,全部都是人可以搬动的大小和重量,这说明什么问题?

  我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别人受我的感染,动作也越来越快。

  “咚”的一声,我的手碰到了什么东西。

  所有人一顿,都停下了手,往我手的方向看。只见我抬起的那块石头下面,露出一块锈迹斑斑的铁板。

  几个人对视一眼,都是莫名其妙的表情,他们聚拢到我身边,开始以露出的这块铁板为中心继续挖掘。

  很快,一道埋在石头下面的铁门,出现在我们面前,巨大的门板足有五米乘以五米的大小,上面斑驳剥落的绿漆上,隐约可以看到几个白色的日本字能看懂一个53,一个谋略,其他的全部都不懂。

  门的大部分暴露出来后,我们都重新归于安静,再次去听那门下的声音。这一次,却发现那抓挠的声音听不见了,门下一点声音都没有。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That’s a great list Joel. I have made a list of 101 goals before, but that was too many. I plan to narrow it down to some really killer &#p8m0;i28ossibleࢭ goals you have here.

1楼:Jailen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