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就感觉大大不妙,随即我就看到那头发的下面,有一个蜷缩的黑色影子,只不过陷入铁丝网太深了,怎么也看不清楚。我把头凑过去,那股臭味就更加的浓烈,我心里已经意识到那是什么了。

  我把钢丝钳伸过去,钳住一搓头发然后一拉,果然,一张惨白的已经泡肿的人脸,给我拉了起来,这里有一具已经开始腐败的尸体。

  我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一个死人,虽然我刚才看到头发的一刹那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确认之后,还是有点吃惊。我马上朝上面大叫了一声,上面也马上回应了我,不过我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不过马上又有一个人从上面爬了下来。他隔着铁架子,看不到我这里的情况,对我大叫怎么了?

  我对他摆了摆手,让他别吵,有个人在一边,我胆子就大了,捂住鼻子挡住那难闻的味道,再一次探头过去。

  尸体完全缠绕铁丝网里,我看到在这尸体穿着和我们相同的制服。心里琢磨,死在这里,似乎应该和袁喜乐一样,是上一批勘探队的人。

  这真是意外,该死的刚才我们搜索时候,一个都没有发现这里有死人,看样子那批工程兵没有搜索这发电机的下面。

  不过尸体在这里出现也真是想不到,难道袁喜乐那批人当时到达这里后,并没有继续往洞里深入,而是和我们一样,也是从这个落水洞里下去了?

  我感觉到一股寒意,马上缩回去,和下来的小兵说下面有个死人后然后扯动绳子,让他们把我们重新拉回去。

  上去之后,他们都问我怎么样,我把我看的事情一说,几个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王四川问我,这也是个线索,你认的出死人是谁吗?

  我摇头,至少我是不认识,不过他死在那里,这下面恐怕不是什么好地方,我们先把他的尸体弄上来看看再说。

  接下来我们花了大概三个小时,几个人轮番下去,才把那尸体身上的铁丝网全部剪断吊了上来,弄上来之后,几乎每个人都是一股尸臭。

  尸体的头发很长,我们在下面看不清楚,在上面给他整理了一下仪容之后,面貌才清晰起来,已经给泡的有点发肿,但是五官还是很清晰的。

  看年纪大概有四十多岁,皮肤很黑,应该是这一行的老前辈了,当我们帮他把脸洗干净之后,王四川看着那人,脸色忽然变了。

  我问他怎么回事情,他结巴道:“天哪,我认识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问是谁,王四川就说出了一个名字,接着我们几个人的脸色都变了,看着那具尸体,怎么都不敢相信。

  恕我在这里不能透露这个人的名字,这个人是在地质勘探界有名的一个专家,他甚至应该说是地质学家,而不是勘探队员。在我们的历史里,后来这个人被认为叛逃去了苏联,但是我们却知道,他真正是牺牲在了这里。

  由此人的身份,我们马上就意识到,早于我们的那一只探险队的规格之高,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想象,如果要再高一点,恐怕只剩下李四光,黄汲清那帮人了。想到这层几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当时我最先想到的就是,如果老猫他们要救的是这种规格的人,那老猫的担子真是不小。

  王四川搜了尸体的口袋,空空如也,接着检查他的身体,看看他是怎么死的。粗看这人,似乎没有外伤,检查之后就发现,尸体的肢体末端,手指脚趾,都有点发青,最让人奇怪的是,那张大的嘴巴里,我们看到尸体的牙龈竟然是黑色的。整个人呈现抽搐状,僵硬的很厉害。

  “这好像是中毒死的啊?”我当时按照自己的民间常识判断。

  几个人都点头,感觉是这样,王四川说难道下面有毒气,是不是日本人在下面囤积的化学武器泄漏了?

  很难说没有这个可能性,我当时心里竟然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心说对了,就是这样。难道这个洞穴,是日本人囤积化学武器的地方,日本人撤离之后,为了掩盖在战争中使用化学武器的罪证,所以把来不及销毁的化学武器全部囤积到了这里?而那架飞机,也许只是偶然夹在化学武器中运下去的?

  当时日本投降的时候,传说战犯透露在中国的秘密掩埋的化学武器弹头将近两百万枚,而日本人至今都不肯把主要的埋藏地点提交出来。不过确实有传说说这些埋藏点大部分都分布在伪满洲国。

  我甚至想到了这么一个步骤,当年的日本勘探队发现了这条暗河后,进行了勘探,然后提交了报告,虽然没有发现矿产,但是上头可能认为这个地方非常适宜隐藏化学武器,于是就把这里建设成为了化学武器仓库。

  这里是日本对苏联的防御带,化学武器在这里又可以防御苏联,这个解释貌似非常的合理了。

  不过随即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为什么日本人要把化学武器运到这么深的丛林里来,好像这样隐藏化学武器,成本太高了,最简单的破绽是,把化学武器从各地运到这里,需要多少时间?而事实上,使用暗河作为仓库怎么样说也是违背工程原则的,怎么说也得找个干性洞穴。

  那副班长也说不像,他说那铁架子下面有铁丝网,这是防止劳工逃跑的措施,加上我刚才有说立入禁止的标识,说明这个铁架子下面,是不允许进入的,那应该是还没有勘探过的部分,如果下面有毒气弹,应该是其他的标识。

  一下子想法多多更加心乱如麻,到底是不是,我们也无从考究。这时候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王四川提出来,这个人怎么会死在电机下面。

  肯定不会是被水冲到那里的,因为有铁架子挡着,冲过来的话应该会在铁架子上方。我们想了想,认为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这个人中毒了之后,在弥留之际按照原路返回,但是中毒太深神志模糊,在铁丝网处毒性发作,给铁丝网缠绕住无法脱身,最后死亡。

  看样子,那帮人,真的是从落水洞下去的,又在下面遇到了变故。那难道,给我塞纸条的人,知道这个事情?

  我们把尸体用睡袋遮掩好,王四川说,咱们肯定得下去了,这事情看来非同小可,单说如果老猫要救的就是这帮人的话,他已经走错了,那咱们既然知道了,就不能置之不理。

  那年代,国家为重,任务第一的思想很根深蒂固,特别还关系到人命,我们当时就感觉必须代老猫完成任务,这是一点是谁都不会犹豫。于是我们都点头。

  王四川说,鉴于下面可能有毒气,咱们得小心再小心,大家看看有没有防毒面具,没有的话就准备湿毛巾。

  最后就是所有人撕了些布头当防毒面具,现在想来真是幼稚,以为这样就能防毒了。不过那时候的三防教育里也只有普及到这样,而我们地质勘探基本上也没有接触过防毒面具,因为很多封闭洞穴的深处,自然产生的毒气大都是可燃的,所以防毒面具没用,没毒死前就炸死了。

  长话短说,我们陆续穿过铁架子,我探路只探到这里,下面就由副班长继续往下,到了我说的阶梯装状洞壁之后,就好走了很多。

  我们往下走了很冤,两边的洞壁都被冲的相当的光滑,一不小心就滑倒。我们小心翼翼,很快就来到了一个矮小的溶洞发育层里,这里是没有发育成熟的暗河缝隙,只能说是暗溪,水深只到我们的脚踝,高度让我们只能弯腰走。

  下面果然没有多少日本人的痕迹,我们都用布把鼻子蒙了起来,又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突然一边的一个小战士就停了下来,说不对劲。

  我们都停了下来看着他,问他怎么了?他没回答我们,而是用手电照着自己的脚,有点担心的把裤管卷了起来。接着,我们就看到在他的裤管上,竟然全是一块一块突起的巨大黑色软肉,我们仔细一看,就发现那些全是吸饱了血的蚂蝗。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