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处在我当时的环境之下,很难感觉到那种震撼——如此巨大的一架飞机淹在激流里,巨大的翼展在水下显出的黑影让人呼吸困难,手电照射下,锈迹斑斑的机身好像一只巨大的怪兽,在水中抬头呼吸。

  这种壮观的景象,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因为当时除了神秘的图-四部队,没有可能在中国大陆上看到如此巨大的飞机。要知道那时候天上有一架飞机飞过,小孩子都是要探头出来看的,哪像现在,战斗机编队飞过头顶也没有人理。

  我们爬过铁网,随即又发现了一个让人惊讶的情况——水下轰炸机残骸的四周,堆满了我们来时候见到的捆着尸体的麻袋,这里的数量更加的惊人,水下黑压压一片,从铁网这里开始一直延伸到四周,看不到尽头。这些麻袋在水下堆成一堆一堆的,有的相当的整齐,有的已经腐朽凹陷了,好比海边缓冲潮水的石墩。而轰炸机就卡着这些麻袋里。

  我们爬过铁网之后,脚已经可以在这些麻袋上站住,虽然一脚下去脚跟下陷,但是总算有了个落脚的地方。两个人互相搀扶着,副班长自言自语道:“日本人在这里到底是在做什么的?”

  我无言以对,暗河看不到边,手电照出去一片漆黑,我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在一个巨大的地下湖中间,而这地下湖里竟然垫着如此多的缓冲袋,期间还折戟了一架巨型轰炸机,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踩着水下高低不平的尸袋,来到了飞机露出水面的一截巨大的机翼上,机翼已经折弯了,严重锈蚀,我们爬上去后一手的锈水。

  不过谢天谢地,上面是干燥的,我们上去之后机翼被压得往下沉了沉。这个时候我就想到:要是王四川在,可能这机翼就要折了。

  这时才突然想到他,我不由得望向四周,滚滚激流,哪里那能看到那个黑大个的人影。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我们筋疲力尽,那是真正的精疲力竭,我同样的感觉只在父亲去世守灵七天时有过,爬到机翼上之后,天昏地暗的人直往下倒。

  不过此时是绝对不能休息的,一休息就死定了,我们脱掉衣服,都不忍看那浑身的蚂蟥,有几只都吸血吸的好比琥珀一样,能看到它们体内的血。

  我忍住呕吐,此时最好是有香烟,但是我口袋里的烟都成浆糊了,只能用打火机烫,那时候最多用的还是火柴,但是对于野外勘探来说,火柴太容易潮湿,也太容易引起森林火灾了,所以有门路的人都有票子去买打火机,那时候买打火机是要票子的。老式打火机烧的是煤油,灯芯也湿的不行了,我们放着干了很久才点燃,然后用火去烫,一只一只,烫下来之后马上弹入水里,伤口立马就流出血来。

  好不容易处理完了,我们也成了血人,极度的骇人,两个人自己检查了全身,最后确定确实没有了,才坐下来,我拧干衣服的水,就拿起副班长的手电,仔细去照水下的飞机。

  我忍住呕吐,此时最好是有香烟,但口袋里的烟都成了糨糊了,只能用打火机烫。那时候最常用的还是火柴,但对于野望勘探来说,火柴太容易潮湿,也太容易引起森林火灾了,所以有门路的人都买打火机。那时候买打火机是要票子的。老式打火机烧的是煤油,灯芯也湿的不行了,我们放着干了很久才点燃,然后用火去烫,一只一只,烫下来后马上弹入水里,伤口也立马流出血来。

  好不容易处理完了,我们也成了血人,极度骇人,两个人检查了全身,最后确定确实没有了,才坐下来。我拧干衣服的水,拿起副班长的手电,仔细去照水下的飞机。

  手电已经不甚明亮了,但是在机翼上看下头的飞机,还是比刚才清楚多了。

  整架飞机是倾泻的滑入水中的,我无法想象当时发生了什么,只能看到水下有一个巨大圆柱形的机身,机首翘起在水面上,而远处机尾则看不清楚。我所站的这一段机翼,是两台巨大的发动机之间,可以看到扭曲的三叶螺旋桨一半浸在水里,已经锈的无法转动了。

  机首分成两块,机头上有机枪舱,钢架玻璃全都碎了,只剩下扭曲的框架,一半泡在水里,更上面的驾驶舱倒还能看到玻璃的残片。机顶上还有一个旋转炮塔,似乎完好无缺。

  整架飞机入水的部分锈的都看不到原来的绿色涂装,有的机房都锈出了破洞,到底是给水冲了二十多年了。水上的还可以,我看到机头的一边有模糊不清的大大的07字样,其他的痕迹一律看不清楚了。

  三天前吧,我看这架飞机的时候,还是一段影片上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影子,如今真正在地底看到了,我反倒感觉无法相信。

  真的有一架大型飞机!我当时这么对自己说。天,在这地底的深处,真的有一架轰炸机!

  但是,当时不是说这架飞机是从上面被化整为零运下的吗?为什么我现在看到的飞机,却像是坠毁在这里的?难道日本人竟然想在这暗河中将这架飞机飞起来吗?结果失败了?

  我抬头照了照头顶,想看看这里的高度,而手电几乎无法照到极限,但是显然那这样的高度起飞一架是远远不够的。

  这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到了极点,日本人为什么想在这里把飞机飞起来?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