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而在机翼上的观察角度有限,上下观察也只能看到这么多,加上手电筒的光微弱似乎很快就要熄灭,我只好停止查看,思索接下去的对策。

  此时体力逐渐恢复过来,或者可以说对飞机的好奇让我忘记了刚才的那种惊险和疲惫。想到马上就要失去照明工具,这在地下河简直就代表死定了,我就对副班长提出要到飞机内部去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照明,至少也要进去看看能不能避风,这赤膊呆在外面,恐怕不是办法。

  副班长体力比我消耗的大的多,此时精神恍惚,简直类似半昏迷了。

  我问他怎么样,他只点头也说不出话来。我只好给他揉搓身体,让他暖和起来,直到他的皮肤发红后便让他呆在这里,自己爬进机舱。

  机翼和机首之间的部分浸在水里,我趟过去,小心翼翼的踩着那些麻袋走近轰炸机的头部。我又看到那个巨大的07编号,以及下面的一些小字,不过实在太模糊了,我无暇细看,直接趟到机枪仓,从扭曲的钢架中钻了进去。

  机舱里面一片漆黑,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小封闭空间内的手电光线和外面不同,同样是黑,这里的就不如外面黑的那么绝望,因为至少我的手电照去,还能照出点东西来。

  我穿着鞋,还是能感觉脚下的扭曲的钢板,我先是看到了一张完全腐烂的机枪手座椅,皮质的座套已经无法辨认,只剩下铁锈的椅身,四周有开裂的机身内壁,大量已经粘成一团黑呼呼的电线挂在上面。

  座位前有半截不知道什么的支架,也许以前是用来安装机关枪的,现在只剩下了架子。

  我踩到机枪手座椅上,后面就是机舱内部,已经全部淹水无法通过,但是往上到驾驶舱的铁梯倒在,我小心翼翼的踩着爬到了驾驶室里。

  飞机坠毁的时候,是尾部先着地缓冲,显然是迫降措施,所以驾驶舱的损害程度不高,机舱走廊到那里只有一个狭小的开口,我爬上去后,看见副驾驶座倒在那里,地下全是和锈迹融化在一起的碎玻璃。手电绕了一圈,就照到在主驾驶座上,靠着一只日本空军的航空皮盔。

  我胸口紧了紧,凑将过去,果然看到一具干瘪的飞行员尸体,贴在主驾驶座上,整具尸体已经和腐烂的坐椅融成了一体,一张大嘴巴张的尤其的大。

  这一具尸体果然年代久远了,是日本人没错,我用手电仔细照了照,就倒吸了口冷气,这具尸体,似乎有极其不寻常的地方。

  虽然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但是从驾驶舱残骸的情况来看,飞机坠毁的时候并没有着火,所以我看到那具尸体后吃了一惊,因为他竟然完全是青黑色的,且浑身都有凹陷的深坑,乍一看就像蜂窝一样。

  我刚开始以为是给机关枪打的,但是自己一看就发现凹陷不对,那些都是腐烂照成的收缩,也就是,这具尸体的腐烂情况很不平均,身上有些地方没有腐烂,而有些地方又腐烂的太严重。

  如此一具尸体,看着真是让人不舒服,我在一边扯下块铁皮把尸体盖住。再次回到机翼上后,把副班长背进驾驶舱,我收集了所有似乎能烧的东西,比如说尸体上的皮帽,和皮鞋,点了起来。最幸运的是我在机舱残骸里找到液压管,里面的油全干了,只剩下一层黑泥一样的东西,给我刮了出来,连着管子一起烧了,热量很足。

  火焰很小,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救命稻草了,身上的伤口也不再流血,两个人逐渐缓和了过来,衣服也干了。

  我都没有想接下来该干什么,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干任何事情都没有用,只能等待救援。但我们又不知道,可不可能会有救援。

  衣服完全干了以后,我们找不到任何能烧的东西了,所幸衣服可以保暖,我们挑出里面的蚂蝗扔进炭火里烧死,然后围着炭火开始打盹。

  这里看到的景象十分匪夷所思,其实最起码有一百个理由让我睡不着,但我实在太累了,松懈后直接就睡着了。那时,我的脑海里有很多很多的疑问,但都无关紧要,直接眼前就黑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火全灭了,我才莫名其妙的醒了过来。

  这一觉其实睡的很暖和,眼睛一睁开却感觉相当的不对劲,心说怎么突然就醒了,而且耳朵很疼。接一下一秒钟,我顿时醒悟过来,因为我听到从飞机的残骸外面,传来了一连串“嗡嗡嗡”凄厉的巨响。

  我一开始感觉到莫名其妙,心说是什么声音?听了一会儿,才发现那凄厉的声音,竟然是警报声!

  这里怎么会有警报?我大惊失色,怎么回事情?难道电力已经恢复了?

  我们做过三防训练,这警报声太熟悉了,我马上爬出驾驶舱的破口,到了顶上。

  四周还是一片漆黑,只听得从黑暗的远处传来的,犹如厉鬼一样的警报声,在暗河上回荡,空气一下子充满了极度的躁动,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副班长也被吓醒了,他爬了上来,问怎么回事?

  我听着警报声,发现竟然越来越急促,顿时,我的心里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度不详的预感。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