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实在是匪夷所思,不管是眼前的景象,还是日本人的所作所为,都让我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我也深刻的感觉到了日本人做事的乖张和诡异。这种事情,恐怕也只有这种偏执狂的民族才能做出来。

  “巨大的深山轰炸机,从地下一千二百米处的地下河起飞,飞入到那片虚无的地底深渊之中,消失在了黑暗中。”

  在之后的很长时间,这个影像就像一个梦魇一样,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甚至能想到日本勘探队当时到达这里的情形,这种大自然鬼斧神功的神迹,在日本那种岛屿国家不可能看到。他们当时会怎么想?就像我现在一样,看着这好似无边的黑暗,难道不会涌起强烈的探知欲?想看看这地下一千二百米处的深渊内,隐藏着什么东西?

  我一直看着那道消逝在黑暗尽头的光柱,出神了好一会儿,才给冷风吹的醒过神来。浑身无力震撼不已。我马上又收敛心神,对自己说此时不适合感慨,浪漫主义情怀需要安定团结的环境,这里显然不适合。

  此时,那条探照灯的光柱在微微移动,显然是有人在不停调整角度。我心说肯定是王四川,,于是和副班长互相搀扶着,往探照灯的方向走去。在这里多一个人是一个人,我们得马上和他会合。想办法离开这里。我们的任务,可以说已经完成了,日本人干的事,恐怕我们也得干下去,不过绝对没有我们的份了。

  探照灯应该是安在水坝的机房里,水坝调节水位肯定有开启阀门的机械,只是不知道入口在哪里,副班长叫了几句王工,他也知道这声音根本传播不出去,一出口就给风吹到哪里都不知道了。

  走到探照灯的正上方,可以看到灯柱从我们脚下的坝身某处射出来,但是这里没有任何可以进入的地方,反倒是大坝的外部,有刚才我们上来的那种铁丝竖梯,但是那实在太吓人了,万丈深渊,我想王四川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从这里走。

  我们只好继续往前,结果走着就碰到了大坝损毁的部分,坝顶塌陷了很大一块,缺口的地方却有一道类似于逃生梯的设施。我无法形容那东西的具体样子,当时心慌意乱也没有仔细看,反正顺着它下去,就看到了一大坝内侧的吊脚铁门。

  大坝内部的机房十分复杂,我这一辈子就进了那一次,还是日本人在解放前造的,里面还是黑,不过反正外面也是黑的,我也没有什么不适应,进入之后,我们发现果然是临时修建的大坝,混凝土墙是功能性的修法,四处可以看到裸露出的钢筋和断裂的缝隙。

  机房分了好几层,但是混凝土楼板不是实的,都是窟窿,就好像现在拆房子拆到一半的感觉,我们进入的那一层还有大量的木头箱摆在那里,盖着干性油布,一抖全是灰。我们从楼板上的窟窿往下看,可以看到下面好几层的楼层,在某个地方有微弱的光,应该是探照灯的尾光。最下面应该是真正的机房,模糊中可以感觉到有巨型的机器。

  在这里风小了很多,但外面的水声还是相当的骇人,我们叫了半天,声音还是太小,看下面也没有什么反应,应该是听不到,而这里也找不到什么路可以下去。

  我问副班长怎么办?水坝机房的楼层可不是普通楼房的楼层,相当的高,跳下去我可不行。副班长找了一块混凝土块就朝下面扔下去,也不知道打到了哪里,一点声音也没有。下面还是没有反应。他说看来这里下不去,要找其他地方。

  我心里暗骂了一声,最后用手电照了照,手电的光芒已经完全不行了,按照以往在野外使用手电照明的经验,这只手电已经属于超常发挥,早在我们进入落水洞的时候,它就应该亮不起来了。此时也不能太过奢望它还能坚持多久。

  我对副班长说,我们必须先建立一个新的光源,否则手电一但完全没电,我们可能就寸步难行。

  我们找了找四周,可以点燃当成火把的东西倒不少,那些堆积在角落里的箱子里也不知道放着什么。副班长撬开了其中一只,发现里面大部分是线缆和焊条,在里面还看到水泥袋,都已经硬化了,把这些箱子和袋子都凝结在了一起。

  这些应该全是维护水坝的物资,不从事水利的人都不知道,水坝每年都需要往坝基和山体结合处灌水泥浆,不然坝基会逐年外移,非常危险。所以在发生长期战争的时候,水坝如果荒芜,那么下游居民最好离开排洪区。

  我们一连拆了四五只箱子,找到最有用的东西也就是钢盔和棉大衣,大衣拿出来就报废了,里面潮的要命,和从棺材里挖出来的差不多,钢盔倒保养的不错,我戴了一个,可以挡风,此外还发现了一箱子水壶,我自己的装备早就没了,于是也带上一个。

  这一段的搜刮,当时我并没有感觉有多重要,然而现在想起却是有点后怕。最关键的,如果当时没有拿那个水壶,那我现在肯定不是在这里回忆,而是仍旧在那地底深处的大坝中,慢慢的腐朽。

  本身机房就不大,走了一圈,大部分东西都翻过来了,因为腐朽和灰尘实在厉害,到后来我们都无法呼吸。我们拆出来几条木棍,绑上油布带着,准备等手电完全熄灭的时候备用。

  但是就在我们的准备的时候,却突然又发生了变故。

  只听突然间,外面又传来了“嗡嗡嗡”的声音,我一听,又是刚才那嘹亮刺耳的警报声,这一次就在我们附近,声音之响简直震耳欲聋。

  我此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了,心说难道要关闸门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里有自动的水坝维护装置吗?

  幸好我们已经到达了这里,不用再担心给水位上涨困在那只轰炸机残骸上。

  我们走出门外朝下看去,想看是不是水位开始上涨了,但是那时候是副班长突然皱起眉头,对我道:“吴工,你仔细听听,这警报和刚才的不一样。”

  我仔细听了听,一时间也听不出来,问他有什么不同。他道:这是拉长的警报,是为了让警报声能够尽量传远,我们经常军事演习的时候需要辨认警报种类,现在的警报,听起来好像是空袭的预警警报。

  我心里愕然,空袭?这里也会发生空袭吗?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