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愣了很长时间,好久才反应了过来。其他人也是一样,王四川又问了一遍:“你说你进来过?”

  老猫掏出烟点上,点头。

  我们全乱套了,好几个人脸都白了,面面相觑。

  我的脑子还是混沌一片,可转念一想突然就想笑,发现这事情其实相当的合理,而且早就有迹象了。

  首先老猫在我们下来之前,就知道大校那帮人早就发现了那个洞。起初我以为是他熟悉组织的一些做派,现在看来他早就进去过,他当然知道这个事情。

  其次,在暗河涨水的时候,他能够及时出现,而且知道继续往前的通道是在暗河的顶部。我一开始也以为是他的经验丰富,此时想,也是因为他进去过。

  这真不知道是我们太单纯还是怎么的,竟然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静了片刻,裴青第一个反应过来,冷冷地问道:“好啊,毛五月,我早知道你有问题,但是没想到你牵扯的这么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是不说清楚,别怪我们不讲阶级友情。”

  老猫不慌不忙,摇头对我们道:“刚才说了,我只能说到这儿,上头有他们自己的考虑。而且,我不说是为你们好。”

  “奶奶的,你他娘的装什么干部!”王四川性情中人,一下子就翻了,跳了起来,要冲上去打老猫。才挨上去,一边的老唐一下就冲上来,把王四川整个人扭成了一个麻花。老唐是练家子,出手很利落,王四川那么大个头都一下被他制住了。不过王四川也不是好惹的,顺着一个翻身立即用一个摔跤的动作把老唐掀倒在地,两个人就扭在一起。

  我本不打算把事情闹僵,眼看裴青也冲了过去,吓了一跳,以为要大打出手,不过他是去劝架的,把两个人拉了开来,老唐就指着王四川骂道:“你是不是当兵的?充什么知识份子大爷,老猫不说是有纪律在,你他娘的算哪根葱,我们听你的还是听团部的?”

  这话看似不猛,其实老唐已经在里面提了两点:第一不是不说,而是不能说,第二,命令是团部下的。这是暗示我们别问了。

  工程兵团团部都搬出来,我是知道老猫打死也不会说了,王四川是那种血气上来政委也敢打的人,我怕他再说什么废话,要给别人定性套反革命的帽子就坏了,忙拦住他让他别说了,两边都少说两句,马在海在边上看气氛不对,见风使舵岔开话题就说:“几位领导先别管这个,那不对啊,如果毛工是一个幸存者,那这洞里应该只有一个人了,会不会就是刚才想杀吴工的那个人?”

  这事情其他人都不知道,一说有人要杀我,老猫都感觉到很意外,问我什么杀人?我就把刚才差点给人埋死在冰坑里的事情和他们说了。

  老猫听完后,皱起了眉头,老唐就问要不要派人去搜搜?老猫马上摆手,道:“不要派,这事情不对!”

  我问怎么不对?老猫就说,按照他之前拿到的消息,这一支在我们之前的秘密勘探队,一共是九个人,而且其中有3个是女人。而根据发现的尸体,我们已经发现了七个人,而老猫自己也是探险队的其中之一,那么就是还有一个人没有发现,而这一个人,经过性别筛选,可以知道应该是一个女人。

  根据我刚才形容的袭击我的穿日本军装的人,显然是一个强壮的男人。

  王四川问我,当时我在被袭击的时候,是否能看清,对方是男是女?

  我回忆了一下,就坚决说那肯定是一个男人,长这么大,小时候村里大家打的多了,是给女人打还是给男人打,我总是分的出来的。

  那这事情果然就不对了,如果打我的是一个男的,而勘探队没发现的是一个女人,那就说明打我的人不是勘探队里的一员,那么,这个男人是谁?怎么会多出一个男人来。

  难道这基地里真的有日本人?

  所有人议论纷纷,但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后来裴青啧了一声,阴阴地对我们道:“会不会是陈落户?这里只有他不见了。”

  王四川就摇头,说不可能,陈落户那胆子,怎么可能打人。

  裴青说:“人不可貌相,越是貌不惊人的人,可能越是伪装,我就觉得他胆子小得有点过分了。”

  我此时感觉全乱了。老唐摆手,再次把他们的声音压下去,说我和副班长身上都有伤,他们一路到这里也疲倦了,需要修整,这些事情暂时不要想了,让我们休息,他会安排他的人稍微搜索一下这里,等精力恢复过来,我们再商量下一步怎么办。

  我确实已经相当疲倦,老唐这么一说,我们都安静了下来。老唐说的是对的,我们在当时再想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于是各自分开,一下子气氛就松了。

  他们已经烧了水和煮了压缩的蔬菜糊,几个工程兵给我盛了一碗,老唐看我冷,就给我加了他带来的辣椒酱,我吃的浑身冒汗。

  不过我还是困了,吃着吃着,我就感觉眼皮耷拉了下来,几乎要睡着了。

  以前有人和我说过,打仗的人坐在马背上都能睡觉,我在各地勘探队里奔波,不要说马,四条腿的家畜除了狗我都骑过了,却没有一次能睡着,所以我一直不相信这种说法,但是现在我却相信了,我的困意非常重,只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都让它去吧,就算是有人要杀我就杀吧,现在我只要睡觉。

  然而,我却还是没有能够睡着,因为我看到老猫他们在火堆边展开了很多的图纸,要开始查看什么。

  我知道那肯定就是这里的结构图,于是强忍着睡意,爬起来凑了过去,问老猫拿了一张看。老唐让我去休息,我说不用,我想看看这个地下基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老猫就递给了我一张。

  结构图有点年头了,拿在手里酥软软的,我铺在地上看,这时候王四川也凑了过来,他也对这有兴趣,而且看他精神头很好,他娘的游牧民族的体力就是比我们吃大米的好。我努力集中精神,看到了老猫给我的是整个暗河体系的平面图,我一眼就找到了我们所在的大坝以及“0号-暗河”暗河的标示。

  日本人地图的精细程度让人乍舌,这张平面图上面,暗河的大小支流,清晰无比,我们进入暗河的地面洞口,也清晰的标示在上面:同时我们还看到其他的地表洞口,一共有四个,但是都是在其他的支流上。

  整个暗河体系相当庞大,课本上的知识在这里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这个时候就要发挥我们的主观判断能力了。我们逐渐又凑拢了起来,人一个一个围着,一起来研究这些图。

  暗河的支流一共有七条,其中3号,4号,5号,6号全部都是由2号川发育而来,我们由地表岩洞进入后的就是2号川,从图上可以看到,2号川上的这四条小支流最后全部都是渗入了岩隙,发育中止,没有完全成形为成熟的暗河,尽头也没有蓄水湖。除了6号川的尽头是日本人的通信中心外,其他三条支流的尽头并没有日军的设施。

  这是一个独立的体系,犹如一颗四枝丫的大树,2号-川是树干,3、4、5、6号是四根树枝。

  另外的两条暗河又是另外一个独立体系,1号-川和7号川这两条暗河在上游汇聚,变成了大坝所在的0号-川。

  令人惊奇的是,这些暗河之间,并不是完全独立的,在各条支流之间,可以看到大量的还在发育中的溶洞体系,日本人都清晰的标注了出来。通过这些复杂的犹如迷宫一样的洞系,日本人可以在这些支流之间轻易的来回穿梭。

  除此之外,还有类似于落水洞小型发电站一样的若干个临时发电机组标示在上面,其中有几个地方的标示符号我们无法辨认,不知道那是什么设施。

  看着看着,我就想到了一个问题,我问老猫,他们现在是什么打算,没有撤退,反而靠着这些结构图前进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救那最后的女人吗?

  老猫摇头,指了指结构图上的一个地方,说:是这个。

  我向他的手指看去,只见他就指在那座大坝的标志边上。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指的是那架“深山”轰炸机,后来才看到他指的原来是大坝的另一边,那一片巨大虚无的地下空洞。

  我有点理解不了,那片无垠的黑暗在亲眼看到时候的震撼让人头皮发麻,但是在这张结构图上,只不过是一片空白,老猫何以对这片空白感兴趣?

  我把我的问题提了出来,老猫抽烟不语,边上的老唐就接嘴,他指了指结构图上的一条长断间隔的虚线,做了一个轻声的手势,然后低声道:“你不是搞工程的,无法理解不奇怪,你先看这条线,我来解释给你听。”

  我点了点头,他继续道:“日本人的标识和我们不同,但是通过线的种类在图纸上出现的频率,我们可以猜出这些是什么线。你看,实线代表的着输电电缆,这种线在图纸上最多,几乎到处都是,犹如藤蔓一样,这些线都是由发电站通出来的,所以很好辨认,然后你看这种点线,这些线的尽头都有电话的图案,数量也很多,说明这是电话线。而这一条长断间隔的虚线,我看着就非常刺眼,因为在整张地图上,这样的线只有一段。这我无法理解,我就想这一段到底是什么线路?”

  接着他把手沿着这条虚线移动,最后指了指一个地方:“后来我看了这条虚线的两头,就明白了原委,你看这是哪里?”

  我顺他的手指看去,就看到这一条虚线的一端,竟然就是6号-川尽头的发报室。我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边上的王四川也啊了一声:“发报室,那这条线?”

  “对,这条线,就代表着发报室里发报机的发布接收天线。我们一直认为这天线是通向地面,用来和其他的要塞联系的,可是,我仔细查看图纸后,发现不是这样,这条天线的另一端并不在地面上,而是在这里!”他指向了大坝的外沿,天线的另一头就在这里中止,变成了一个“*”字的标志,一看就知道是大型的天线。

  我突然就冒出冷汗,头皮整个儿就发麻了!

  他娘的!我在一瞬间就理解了老唐的意思:

  发报机的天线在大坝上,对着那片虚空。

  他们从发报机里收到了日本人1942年规格的加密电码。

  信号不可能来自地表。

  那么,他们收到的信号来自哪里,我看着“*”字的天线标识,知道只有一个答案。

  信号来自于那片无尽的深渊的某处。

  二十年前,日本人已经下去了,并发回了信息。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Bonnie is my quilting idol! I read her blog daily and try to catch quiltcam whenever possible . Bo;8ei&#n217ns generosity is amazing ,she shares so freely of her time ,skills ,patterns and her life.My dream is to one day travel from Australia and att

1楼:Olivia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