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光很暗淡,应该是之前看到的那种应急灯的灯光,不知道下面是什么地方。

  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只要能离开这里,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得去闯。

  三个洞口显然通向同一个地方,无须多选,我们从中间那个钻了进去,爬了有十几米就到了头。另一头是通风口的铁栅栏,冻得全是水,栅栏之间都堵实了,成了一块冰板子,光从后面透过来,但看不到具体情形。

  马在海退下子弹,用枪托去砸铁栅栏的四角,这里非常狭窄,用不出力气,砸了半天才把栅栏砸下来,后面吹进来一阵狂风,刮得我几乎窒息。

  我立即转头喘了几口,然后用大衣蒙住口鼻,往外看去只看到一片黑暗,外面什么都没有。

  我们三个人互相看了看,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洞外根本不是什么房间,而竟然是大坝外,外面就是那片无尽的深渊,从这里看去,一片虚无,只有那让人眩晕的狂风直往这洞里灌来。

  这通风管道是朝室外的,这倒也合情合理。

  外面的雾确实散了,手电照出去还是什么都看不到。马在海大叫着说他探头出去看看,我们就扯住他的大衣衣摆,他探头出去,一出去风把他的衣服全吹了起来,人就往外好像有人在扯他一样。

  他大惊失色,我们立即把他扯住,他才没摔下去。王四川道:“你快点,先扫一眼看看是什么情况。”

  他趴在出口用手电吃力的照了一遍四周,然后被我们拉了回来,就道:“这里是大坝的底了,我们下面十米左右就是山岩,边上有铁丝梯能爬下去。”

  我问他有没有老猫他们的痕迹,他就说怎么看得见,上面能看到他之前打出的那一支探照灯,但是距离相当远,显然这里确实是大坝的最底部,全是混凝土和岩石的交错层,手电照不了多远,什么都看不清楚。

  王四川问他能不能顺着铁丝梯爬上去,他就说有点玄,风太大了,比我们在大坝上蒙着的还要大,而且这些铁丝梯已经腐朽了,如果爬到一半断裂,那后果连提都不用提。

  不过我觉得这个险可以冒,主要是这里面的温度实在太低了,在这通风口上狂风灌我都觉得比里面暖和。如果我们再在电缆渠内找下去,恐怕撑不了多久。这里至少还有一线生机。而且并不是所有的铁丝梯都不能负重,这种钢筋有大拇指粗细,非常结实,副班长那一次,应该是意外。我们爬的时候只要小心一点,应该不至于出事。

  三个人一合计,王四川说先别作决定,咱们先试试看,如果不行我们再回来。

  于是马在海搓暖双手,第一个探身出去,单手抓着铁丝梯挂了过去,大衣立即被吹了起来,他用力贴近大坝的混凝土面,对我们大叫,但就是这么点距离,我们就听不清楚了。他只好做手势让我们过去,自己往上爬。

  我第二个,探出通风口的那一刹那,确实有点恐怖,这外面就好比是宇宙空间一样,什么都没有,下面那个深渊,摔下去不知道有没有底,能感觉到的只有狂风。我抓住铁丝梯,吊过去的那一刹那那人都飞了起来,但是随后我就适应了,立即调整了动作,贴在大坝外壁上,然后往上爬。

  接着是王四川,我用手电照着看他爬出来,他体重大,比我稳多了。

  全部站定了之后,我开始观察四周,手电照去,一边就是大坝的外壁,能看到手电光在大坝表面滑过的长条光斑。长条光束只能照出一块表面,远处逐渐融入黑暗,大坝的混凝土外墙非常粗糙,上面有一层发黑的物质,看上去和雾气的颜色有点像。铁丝梯上也有,我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有薄薄的一层,像液体又不像液体,立即在自己的大衣上擦擦,然后翻起袖子保护手,心说鬼知道这些东西有没有毒。

  另一边就不用说了,什么都没有。当时的感觉,就是我们趴在整个世界的边缘。

  这时候我有点后悔了,从这里爬上去要在这种状态下坚持多久,实在无法估计,这绝对不会是美好的记忆。

  铁丝梯可以往上也可以往下,照出去可以看到远处也有,不止一排,但是两排之间相隔很远,中间有一种特殊的钢筋突出,下面的钢筋可以跺脚,都打了钉子,可以抓手,显然这些铁丝梯和钢筋互相组合成了在大坝外活动的构架。这是在施工或者检修时使用的预留路径。

  这时我想到一点,这里已经是大坝的底部了,他们应该不需要检修什么东西,怎么会留着些“通道”?

  马在海看王四川也站稳了,就咬住手电,开始往上爬,我们立即跟了上去。

  狂风中我们无法思考,连呼吸都要绞尽脑汁去找角度,爬了几步、走了多远都没有什么概念,那种感觉,根本无法形容,在那种情形下,你既无法冷静,也无法激动,心情非常奇怪,回头看看无尽的黑暗,我突然意识到,这种感觉可能就是“悟”。我的身体,我的灵魂似乎是领悟到了什么信息,一种来自神迹的信息。

  我真怀疑如果那种状态继续下去,我可能直接就会皈依了,不过,马在海的靴子把我的这种心境打断了。

  我抬头看,原来他停止了往上,我的头撞到了他的靴跟。

  我知道他必然发现了什么,转头去看,一下就看到我们左边的大坝外壁远处,“趴”着一个庞然大物。

  那东西离我们大概二十米,由混凝土和钢筋浇注而成,呈现一个复杂的形状,看上去,好像是趴在大坝外壁的一只长满刺的刺猬,钢筋就是那些长刺;但是这个形状肯定是混凝土铸件做出来的,不是工程粗造导致的。整个东西极大,好比一幢三层楼的房子。

  与整个大坝比起来,它还没有下面突出的岩石显眼,但在这个距离看起来,就是一个庞然大物。

  从我们这里,有一条之前说的“通路”可以到达那里,扶着钢筋可以过去。

  马在海望了一下,爬到了那通路上,开始往那个地方爬。我的原则是少生事端,所以我一看他爬过去就有点急,爬到他刚才站的地方,对他大叫干什么,他也朝我大叫,声音飘忽不定,说:“那就是天线!”

  我对他大叫道你管它是什么,现在我们首要的是离开这里!但他好像有什么想法,让我待着别动,他要过去看看。

  王四川在下面拍我脚,问我怎么回事。我心说我怎么说啊,这个小兵也太无组织无纪律了,想了想,我也鬼使神差的跟了过去。

  横着走受到风的阻力更大,几乎站立不住,好不容易看着马在海到了那边想跨过去,我却只爬了一半。忽然一阵大风吹来,把我压到大坝壁上,我闭着眼睛躲过去,再转头看马在海,却发现他不在了。

  我心里惊了一下,以为他掉下去了,一晃眼却见他在下面六七米处的钢筋条上,显然刚才他确实出了事,可能是狂风来的时候脱手了,这小子太不小心了。

  我对他做手势问他有没有受伤,但他没有手来回应我,手脚并用吃力地拉住钢筋条往上爬,他的手可能受伤了,用不上力气,爬了几下直往下滑。

  我立即靠过去,大叫挺住,摸到边上,把手伸过去我才发现为什么他会掉下去。这一边伸手到那水泥“刺猬”的钢筋刺上,距离很长,我能够够到,但手已经绷直了,要挂过去需要相当大的臂力和勇气。我把手缩回来,调整了一下姿势,再伸过来还是不对,我心里就骂小日本偷工减料,就这么一点距离都不肯多放几个。

  王四川跟了过来,也是气急败坏。我往后缩了一下,深吸一口气然后用力一荡,一下就荡了过去,立即用力稳住身形,单手挂在半空。

  这个过程十分的勉强,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心说要是刚才再来一阵风我肯定要遭殃。

  吊在那里移动双脚踩到另外的钢筋上,我稳住了身子,然后爬了下去,拉住马在海我就大骂:“你狗日的爬过来干什么?”他拉住我的手,用力爬了几步带能站稳的位置,就喘气道:“天线,这里就是天线。”

  我看了看四周的钢筋,这里的钢筋确实和一路爬过来看到的不同,这里的钢筋细,而且没有生锈。我有点吃惊,这玩意儿竟然这么大,分岔这么多,看来接收功率相当的强悍。但这并不是他爬过来的理由。

  我骂道:“天线就天线,你也不用爬过来啊。”

  他朝我笑了笑,挠了挠头。我以为他不好意思,没想到他把枪从背后转了过来,拉上了枪栓,对准了我,对我道:“不好意思,吴工,要委屈你一下了。”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