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真是匪夷所思到极点,而且,为什么中间没有任何过渡?我感觉不太对劲,至少也应该拍摄一下飞机飞入深渊时的情形。

  接着,那个光球开始在幕布上移动。

  那种感觉非常诡异,因为光球移动的方式十分生硬,从幕布中心移动到上方,然后再移回中心,接着往下,几秒后又消失了。幕布重新漆黑一片,很快光球又再次出现,再次移动,就这样重复了好几次。

  奇怪的是,看着看着,我觉得这种感觉我并不陌生,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顶着脑子想了想,忽然就知道了光球是什么,我想起了当时用探照灯照射深渊穹顶的情形,妈的,这是探照灯的光斑。

  但我还是莫名其妙,心说为什么要拍摄一个光斑?摄像机难道拍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但是光斑里什么都没有。

  “这是什么?”王四川不解地问。

  我把我的猜测一说,马在海就点头道:“吴工说得对,这是探照灯,他们好像在做调试。”

  “调试?”我问道,“调试什么?”

  他道:“我觉得应该是摄影机和照明用探照灯之间的协调,我以前看见我们军区二炮的人调试过,当时是高射炮演习,探照灯跟着高射炮走,和这个感觉很像。我们装电台的时候也这么干,开一下,收一下,看看效果。用电的东西不好好调试一定会出问题,这是我们连长说的。”

  马在海说得有点小心,可能是因为我们两个“工”都不知道,他怕说得太多驳了我们面子。

  我明白了,这时再看,就发现光斑中的那些涌动的感觉,确实好像是流动的河水。如果是这样,那飞机这时应该已经停在大坝内部的铁轨上,摄像机也固定在飞机上了,镜头朝下,对准着飞机的下方。接着,马在海加快了速度,画面变快,一下又黑屏了。

  那一刹那,我的心紧缩了一下,人开始轻微地发抖,因为我知道,接下来,我即将看到最关键的东西。

  几秒钟后,幕布再次亮起。我屏住了呼吸,看到了一片虚无的黑色,刚才看到的光斑变得很小——那是探照灯光在深远距离下的效果。从画面的抖动程度来看,飞机已经飞了起来,这时屏幕上的黑暗,就是那片诡异虚无深渊的体现。

  能看到深渊下有一层隐隐约约的雾气,它是深灰色的,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介于固体和气体之间。但是,因为清晰度、距离还有光线的关系,没法感受太多。

  从画面上能感觉到飞机正在缓慢地下降,逐渐靠近下方的雾气,但到了一个高度就停止了,接下来是平飞的过程。

  之后的十几分钟,能看到飞机贴着雾气在飞,雾气就在下方,但没有什么变化。

  这是我可以预料到的,但我没有想到,深渊竟然这么大,以飞机的速度,飞行十几分钟还没有到头一那里面到底有多大?

  这十几分钟里,画面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我们根本不敢移开眼睛,就怕错漏了什么。

  就在这时,忽然画面一白,我们由于精神过于集中都惊了一下,接着,屏幕又快速地闪过了一行字。

  马在海立即停手,往回倒了过去,把那行字放了出来。

  那是一组数字,和之前的一样,也是非常潦草的手写。那几个符号我倒是认识,那是高度、时间和一些方位数据。

  这是一个标注,表示下面的影片中,应该出现了什么异常的东西。这些高度,时间和方位数据,应该就是当时他们的飞行数据。

  紧张起来,画面切换以后立即重新亮起,我当即就发现,飞机的状况和刚才完全不同了,幕布上的图像全在奇怪地抖动。

  这种抖动十分激烈,显然当时的飞行状况很不好,在这种震动下,我们基本没法看到连续的镜头,只能勉强看到晃动中难得的以秒计算的稳定画面,接让我头昏欲吐。

  一路看下来,连续性画面最长也只有十几秒,但我还是发现,飞机这时在做一个弧度极大的俯冲,同时还在转向。

  我非常清楚这么做的目的,因为在画面上,我能看到他们正在迅速逼近一团雾气,而那团雾云之中,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直立的黑影,我能看到的部分,就有六七层楼那么高。

  好像雾气之下有什么巨大的东西?

  飞机正朝着那黑影俯冲下去,我屏住呼吸看着,一直到飞机扎进雾里五六分钟后,我才看到了那影子的全貌。

  那一瞬间我目瞪口呆。

  影子比我之前估计的还要巨大,因为到了这里我发现它的下半部分深陷在浓雾里,令我惊讶的却不是影子的大小,而是它奇怪的形状。

  那竟然好像是一个人的影子。

  我心中奇怪,让马在海慢慢往下播放,就看到它果然很像一个巨大的“人影”,这个“人”的头颅巨大,身子呈现一种诡异的伛偻感,巨大的身形在沉雾中双手垂立,好像在哀悼什么。在浓雾弥漫的幕布上,它并不清晰,但是绝对不能说是模糊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个后背的汗毛瞬间就立了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是鬼斧神工的石头?还是什么神人雕刻的石像?或者,这是一个巨大的人形生物?

  我无法确定,我甚至不能肯定那真的是人的形状。

  但是,就算我不想承认,我也无法骗自己说我看错了。我意识到,不管那是什么,这种形状的影子一定不是天然形成的,这是一个人造之物。

  可是,怎么可能有人造之物出现在这个深渊里?而且还是如此庞大而神秘。

  画面继续推进,飞机围着那人影转了一个圈后,重新冲出了那团雾气,往上拉了起来,就在我希望飞机再次飞入雾里,让我们可以看得更清楚时,幕布上的图像一下停止不动了。

  我满手都是冷汗,这个突元的停止把我从震惊中震出来,王四川马上去看放映机,就发现胶片放到底了,显然拍摄到这里时,胶片正式用尽。

  整个放映室里一片寂静,谁也没有说话,我们都看着幕布上定格的画面,静止的画面什么都分辨不出来。

  我不记得王四川那时候说了什么,无论他们说了什么都没有意义,我的大脑也没有思考,我的手已经自己把烟盒摸了出来,但哆嗦得连根烟都抽不来。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