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全是军事设施,所有的门都是有三防功能的铁皮夹心门,外面是水泥,里面是铁皮和棉花。这种门一旦被锁上,就算有炸药也很难弄开,更何况我们根本就没有炸药。我也上去推了推,从手感来看,我清楚地知道了门已经在外面被锁死,不可能有从里面打开的希望了。看来,刚才我们放映胶片的时候,有人偷偷把门锁上了。

  一股不安涌上我的心头。在这个大坝里会这么干的,只有那个我们刚才侧截住的“敌特”,难道他一路尾随我们,而我们竟然没有发现?

  王四川大怒,用熊一样的身体狂撞门板,我也上去帮忙,但只撞了几下就,吃不消了,那种感觉就像直接撞在水泥墙上。

  王四川的怒气一下发泄出来,表情很是可怕,撞了一通后还不够,又跳起来用脚去踹。然而撞都没用,踹就更没用了。折腾了一会儿,他气喘吁吁地坐下来,沮丧地皱起眉头,对着门就骂:“你奶奶的熊驴腿儿的,别老是关别人后门,有种你他妈开门和爷单练。”

  门外没有任何动静,本来这就是放映室,隔音措施很好,门外的人是基本听不到里面声音的。这也可能是“敌特”锁门,王四川没有发觉的原因。

  想到在仓库的时候,他用了一样的手法,我们偷袭得手之后,这孙子又他娘的直接摆回我们一道,我不由得心头火起,但是对着这门,再火也没有办法。我对他们道:“他这么快就跟了过来,看样子他非得到这卷胶片不可,我们得快点离开,否则恐怕他还有二招,我们困在这里很被动。”

  “等等,不用那么急。”王四川阻止道,“我们合计一下,一急就该中他的圈套了,这门隔在这里,他没什么办法用二招的。”

  话音刚落,忽然房间的几盏灯闪了闪,一下全灭掉了,顿时四周一片漆黑。有人切断了电源。

  几个人立即打起手电,王四川大骂了一声“妈了个巴子的”,又踹了铁门一脚。同时,我们听到了,在四周的墙壁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这种声音是一种轻微的共鸣声,我摸了摸墙壁,发现墙壁轻微抖动着,好像有什么机器被启动了。

  我立即紧张起来,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这一连串变化发生得极快,一定是他实现计划好的。

  “找找还有没有其他出口。”我道。

  三个人立即分开,开始到处乱翻,但这个放映室并不大,转了一圈下来,只在幕布后面,找到一个通风口。

  这个通风口的口子是圆形的,就像大号的脚盆,口子上还有个鼓风的风扇,全是结成絮一样的灰尘,已经不转了。外面封着一层铁丝网,比我们在沉箱里看到的要简陋得多,可能因为这里是生活区,只需要在总阀门那里进行封闭处理,保持空气流通就行了。

  我凑上去感觉,从通风口里有一股气流正吹进新鲜的空气,但是风速很小,能听到通风口深处有很多噪声,刚才的奇怪声音可能是通风管道里的什么机器启动了。

  王四川想把铁丝网拔下来,却发现铁丝网牢牢生在水泥里,每一根都有小指头粗细,根本没法撼动半分。

  “小日本的东西真他娘瓷实。”王四川道,说着让马在海来看:“你是工兵,你有什么办法?”

  马在海上来看了半天,然后摸了摸边上的水泥墙,一阵摇头:“这是军工加固的,铁丝网的边浇了十几公分水泥,要用石工锤才能砸开,否则就要用气割或者炸药。”

  他提到的三个东西我们一个都没有,王四川就想到了什么,走过去拿回铁棍对着铁丝网的边缘敲了几下,我看见他虎口都敲裂了,却只崩下了一点水泥碎屑。

  所谓的军事要塞,虽然简陋,但用料和做工上确实极端坚固,这个不服不行。

  王四川又敲了一通,随即放弃了,改用铁棍插入铁丝网的网眼里撬,这一次倒是有了效果。铁丝网被撬得变了形,但网眼很大,变形以后铁棍就吃不上力了,没法再撬。

  我也知道此路不通,王四川把铁棍一扔开始叉腰叹气,样子滑稽得要命,但是我一点也笑不出来。

  我站在房间的中心,用手电环照着封闭的水泥墙,想找找还有没有其他口子,就在这时,我忽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漫。猛地一下我意识到了不对,回头一看,就发现刚才的铁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条缝。

  我立即打了个响指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然后走过去,越到门边那种味道就越浓,很快我闻出那是烟的味道。

  我下意识推了一把铁门,力道突然往前一送,铁门竟然随之动了一下,好像可以打开了。我心里一惊,立即往前用力,铁门一下推开更大的一条缝隙,几乎是同时,一股浓烟涌了进来,把我呛得瞬间全是眼泪。

  一边擦眼睛我一边大叫王四川快来帮忙,王四川这才反应过来,迅速上来,我们两个用力去推门,但门后像是被顶上了十分结实的东西,撞了几下那条缝都没有再变宽,反而浓烟更汹涌地冲了进来。

  我一看不对,这是设计好的,这是要用烟熏死我们,又大叫着让他们把门拉上,一拉却发现门动不了。再用力拉了几下,我就知道坏了,一定有什么东西把门卡住了,也可能用绳子系在了墙壁的钩子上,我们拉也拉不回来,推也推不出去。

  浓烟源源不断地冲进来,我们呛得嘴鼻眼睛全部张不开,王四川一边咳嗽一边脱衣服。“帮——忙!”他一边咳嗽一边大叫,“塞住缝!”

  我们闭上眼睛冲过去,把衣服全脱了下来往缝隙里塞,但是缝隙太大了,衣服根本不够,后来王四川的衣服干脆烧了起来,逼得他立即扯回来,用脚踩灭然后穿上。

  王四川彻底暴怒了,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操起自己的铁棍插进缝隙里撬,但无论他叫得多么凄厉,棍子都撬弯了,完全没用。这时候我发现铁门上好像很多撬痕,看来还有其他人撬过这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管不了这些细节,整个房间里已经冲进来大量的浓烟,我们就算退后都感到喉咙发紧无法呼吸,这样下去我们真的可能被烟呛死。王四川只骂了几声就完全骂不下去了,我们退回来,撕下满是灰尘的电影幕布,用水壶里的水把它打湿捂到嘴上。慌乱中,我再一次看到那个通风口,竟然也有浓烟喷出来。

  我想起刚才机器启动的声音,那是外面那王八蛋开动了机器往这里灌空气,可能是他从其他通风口把浓烟导向了这里。

  王四川完全失去了控制,在那里大声咆哮,而我冒出浑身冷汗,这里只有两个出口,但都在冒烟,其他地方还全是混凝土墙。我们基本等于死定了。

  这时完全没有冷静下来思考的必要,我和王四川对视了一眼,他叫我们让开,抡起铁棍就往通风口的铁丝网上砸去。比起铁门,这里是唯一可能的求生道路。

  他三两下把铁丝网砸得火星四溅,铁棍震动着,一直砸到他再也抡不动,但我却绝望地看到那片铁丝网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马在海也急了,这时他也顾不上管什么首长小兵,直接从王四川手里接过铁棍就砸。他的力气好像比王四川更大,而且动作更标准,应该是做军事工程开山的时候练出来的。但就算这样,那铁丝网也只是凹陷了一点。最后马在海砸得铁棍都脱手了,铁丝网还是完全没有能被砸破的样子,而浓烟已经呛得我们没法正常呼吸了。

  我捂着嘴,看着不断涌进来的浓烟脑子里一片空白,悲哀地想到,也许我门只能这样等死了。

  就在这时,王四川忽然被什么吸引了注意力,他的手电照向那些木头长椅下的一个地方,我们跟着看过去,突然发现,那边的浓烟有点奇怪。

  烟雾像在被吸进什么地方。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Your article peelfctry shows what I needed to know, thanks!

1楼:Disney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