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电光非常昏暗,但还是能看到那些床上,分别都躺着一个黑影,它们一动不动,我头皮一炸,心想难道这里是停尸房?但我同时看了看四周宽阔的走廊和一溜下去被木板钉死的通道口,如果是停尸房,这里该有多少死人?

  王四川催促我进去,我对他简单说了说情况,他和我换了个位置也往里看了看,马上说道:“忌讳什么?活的都不怕还怕死的?”说着就进去了。

  我让马在海警惕点,然后镇定了一下也小心翼翼地爬入缺口,等走到里面站起来再一照,就发现这些床铺上躺着的和我想象的有些出入。

  那是一些睡袋一样的包裹,看起来非常像裹尸袋,和鬼子的军服一个颜色,一眼望去像一个个黄绿色的虫茧。更加让人发毛的是,那么多的三层通铺上,全都是这种帆布色,表面全是一片一片的污垢,一看就知道是有什么从里面浸出了血色搞的。

  我有点恶心,好在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儿也不知道娇气,王四川让我们做好准备,之后用铁棍把帆布袋翻了一下,露出开口的地方后再挑开。我一下就看到了一只漆黑僵硬的手,从里面露了出来。

  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天,见了太多诡异的事,看到这种奇怪的手,我已经没有太多感觉了,等王四川继续把帆布弄开,我马上看见了一具干尸的半边身体。

  “还真是死人。”王四川道。

  马在海是工程兵,这种场面没怎么见过,这时已经怕得缩在后面。我拍了他一下,让他争气点,一个当兵的连点戾气都没有,难怪当不了班长。

  王四川拧小了手电光去照,从尸体上破烂的军服来看,这是个日本兵,衣服全被他的体液“冻”成了硬块,整具尸体暴露在外的皮肤都是黑色的,而且腐烂得很不均匀,有的地方已经见了骨头,有些地方还是完好的,整个就是一只蜂窝煤。

  我在那架坠毁在地下河的“深山”轰炸机里,也见过一具尸体出现了同样的腐烂情况,那肯定是因为中毒,很可能这个日本兵和那个飞行员一样,也是中毒死的。

  弄开另一个帆布袋,里头的尸体也是同样的情况。

  “这些人都是中毒死的,看来是深渊里那些毒雾的牺牲品。”王四川轻声道,“毒物聚集的地方都腐烂了,没腐烂的地方估计连细菌都被毒死了,所以才烂成了这种德行。不过,怎么会是这种颜色?”

  那具尸体表面的黑色确实很不寻常,王四川把铁棍插进尸体躯干上的一个烂孔里搅了搅,带了些棉絮一样的东西出来,又放到鼻子边闻了一下。

  马在海在后面立即有些想要吐,我摇了摇头,心说这小子确实没出息,也闻了闻,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味道。但并没想象中那么恶心。

  “如果这种黑色是中毒导致的,说明中毒量很大,光靠呼吸不会是这样,这种毒气可能对人的皮肤也有作用。”王四川道,“咱们以后如果还碰上,一定要特别小心。”

  我点头,我们三防课上讲过这些,我还没想过真能用上这些知识。王四川把铁棍上粘到的脏东西在尸体的睡袋上蹭掉,又去看房间里的其他地方。

  我低头看着尸体下的床板,忽然有了一个念头:“不对,这可能是小日本到这里的先头部队。”

  “你怎么看出来的?”王四川爬到一张床上,看着房间的顶部问道。

  “这么多睡袋,是野战部队的装备,如果是鬼子的正规守备军,肯定有被褥,毕竟这里这么冷。”我道,“而且这里有这么多房间,假设里面全是死人的话,那死亡数量太多了。小日本到这里建设大坝,第一批人一开始可能不知道深渊底下的雾气有剧毒,在建设的期间,地下河上游开始下雨,水量增加冲到深渊里让毒雾上升,这批日本人和当时的一些劳工中毒就发生了大批死亡,所以才可能有这么大的伤亡量。”

  “那为什么这些尸体没被处理掉?”马在海听了以后问,“日本人不是有焚尸炉吗?”

  我看着尸体奇怪的姿势,心里有个大概的猜测,但是这猜测让我觉得浑身发冷,如果它是正确的,那发生在这里的事情会很惨烈。

  “应该有迫不得已的原因。”我道,“这里的尸体,每个人都躺在睡袋里,一个人一张床,这么处理尸体是很没有效率的,如果真的要停尸的话,这里三分之一的房间就够了。而且,尸体使用睡袋包裹也太浪费了,日本人军力最鼎盛的时期也不会这么浪费。”

  所以,我想我们看到的,并不是什么停尸房,尸体之所以这么放置,很可能是因为,他们死的时候就是这个状态。

  这里是宿营区,要命的大雾,应该是半夜来的,通过通风管道进入到这里,在睡梦中只有少数人幸免于难,而他们在大雾退去之后,发现整个营区一片死寂,已经变成死域。

  面对那样的情况,幸存者肯定非常恐慌,他们没有能力处理那么多尸体,只有等到支援部队下来,但他们又害怕尸体腐烂引起瘟疫,就封闭了这里的所有口子,包括通风管道,废弃掉这块区域。

  那么多人在一夜之间悄无声息地全死了,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这种死亡方式虽然安静,但我很不喜欢,我宁可清醒地看着自己死去。

  这个推测我觉得比较合理,但王四川突然叫了一声,招手让我上去。

  我顺着木床爬到他身边,看到又有一个帆布袋被他挑开了,他用手电照着里头那具尸体的脑袋给我看。

  我清晰地看到,那具尸体的脑门处有一个弹孔。

  他看了看我,“这家伙是被毙掉的。你再看这里。”

  他指了指那具尸体的身上,我发现尸体的胸口也有好几处弹孔:“先是肺叶中弹,然后一枪打在额头上,可能是为了减轻他的痛苦,让他死得痛快点。”

  说着他跳下床,一口气挑开十几个帆布袋,我们就发现,竟然有七八具都是中枪而死。有些是额头中弹,有些是枪伤,很是奇怪。

  “有些确实是被毒死的,但有些是被枪打死的,这里的情况一定比你说的复杂得多。”王四川道。

  我觉得无法理解,被枪杀的尸体躺在睡袋里,肯定是死后被人装进去的,这么说来,日本人真的把这些房间当成了停尸房。那就像马在海说的,尸体停在这里会腐烂发臭,为何不用焚化炉,而要用木板把尸体封起来?难不成,在当时这些尸体出了什么可怕的异变,让他们不敢触碰?

  王四川听了就摇头,道:“不可能,用木板封死不一定是不让里面的东西出来,也许是不让外面的东西进去。”

  我摇头,更觉得不可能:“这里又不是什么荒郊野外,又没野兽,何必要把尸体保护起来?”

  “等等,你想想。”王四川忽然想到了什么,“这么多尸体没有被焚烧,会不会和鬼子突然放弃这里有关系?也许这些人死得很突然和密集,之后鬼子立即决定放弃这里,所以来不及处理尸体。他们用木板封死这些区域,其中的原因也许和他们忽然撤离是同一个原因。”

  这就更难想象了,这个大坝里的各种迹象表明,鬼子在离开的时候,既没有烧毁资料,也没有进行什么破坏,他们是非常从容地离开的,从容得就好像突然都消失了一样。这也是我最觉得不对劲的地方。

  整个大坝里的各种设施都很诡异,不知道做什么用处,同时鬼子在里面的活动又没有逻辑性,各种看到的东西都让我无法理解,这让人非常不安。

  这个房间的地面上,没有通风管道,我们也没有找到其他线索。

  王四川说,干脆我们把这些木板都撬掉,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构,被木板封死的除了房间入口,还有很多通道口,那些通道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总有一条路是可以出去的。

  我心说这样还不如回到通风管道去,虽然爬得很辛苦,但总比在这么大的停尸间里找出路合适。

  正在犹豫不决,一直没说话的马在海忽然对我们做了一个小声的动作。

  他一直贴在门口没敢参与进来。我们静下来,忽然听到外面空旷的隧道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非常轻微的声音。这声音很奇怪,仔细听,我发现那是什么在推动木板的声音。

  有什么东西在外面?

  我们互相看了看,立即爬出去,用手电在隧道里照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找不到来路,我们凭着模糊的感觉往声音方向走去,发现那来自于隧道边上某个通道的深处。

  “咯吱咯吱……”声音很轻微,我有些发毛,一下想到了那些木板后面封死的尸体,王四川把铁棒举了起来。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Everyone loves what you guys are usually up too. This sort of clever work and exposure! Keep up the excellent works guys I&#v;1728e you guys to my own blogroll.

1楼:Amelia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