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她的表情,又看了看外面的灯光,背上就起了一股凉气。

  说实在的,那一刹那我被袁喜乐吓坏了,倒不是因为她说到鬼,而是她的样子。

  显然她非常害怕外面的灯光,她了解这里,这种表现无疑说明了,只要灯一亮起来,这里肯定就会出现什么危险。

  “影子里有鬼。”那个特派员也说过类似的话,那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影子里有鬼?

  刚才袁喜乐看到灯光亮起来,就大叫着关灯,我忽然想起我们见到她的情景。那时候,她已经在一片漆黑里不知道摸索了多长时间,没有任何的照明。

  我不相信鬼神之说,但现在我本能地有股不祥的感觉,这句话每个人都说,而说的人都疯了,那就不能不重视。

  我拉住王四川,不让他再绑袁喜乐。王四川是有宗教信仰的人,对于这种东西更加的敏感,我怕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下手重了。又看了看幽深的被光亮切成一段段的走廊,我心里犹豫起来。

  总不能在这里待着不出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断电,龟缩不前不是我的性格。而且我们一路过来都有手电照明,也不见照出什么鬼。

  马在海就道:“吴工,我出去看一下,要是有什么不妥,我就大叫。”

  我摇头,现在袁喜乐是个大麻烦,我们只有三个人,一个人必须看住她,另外两个人勉强前后警戒。我们身上还有那么多东西,不应该分散,最好的办法是速战速决。而且,不能再在这里寻找出口了,我决定还是回到我们来时候的通风管道,想想办法。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一次恐怕得硬扛了。那个年代,我们这些人身上并没有太多的胆怯,反而有一种宿命的激动。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一种原则。现在的人们可能很难理解这种情怀。

  事实上,在当年那个特殊时期,这种英雄主义情怀还是解决了很多问题的,至少在很多选择上,这种情怀让我们没有退缩。

  王四川重新抓起袁喜乐,这一次再也没有办法让她安静下来,我们还是把她绑起来,塞住她的嘴,然后让王四川扛起她。

  我拿起铁棍走出房间,马在海在后面,我们蹚过积水,很快就来到了干燥的地方。

  虽说人类起源于大海,但对大地的感情显然更加深厚。抖了抖被积水泡得起皮的脚,我感觉格外的安心,如果不是袁喜乐那句话,我应该会非常高兴离开那个鬼房间。

  前面就是第一盏应急灯亮起的地方,清幽的灯光确实很不吉利,我没有太多犹豫,挥手让他们跟上。

  很快来到灯下,我仔细打量了灯光,没有什么特别的,只发现那灯用铁皮包着,王四川用铁棍敲了几下,发现外壳很结实,很难破坏。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灯都是加固过的。

  如果怕灯光,把灯打灭不就行了我刚才想过这个方法,现在看来不可以了。

  想起袁喜乐的话,我下意识看了看灯光下我们的影子。

  影子很淡,映在一边发黑的水泥墙上,我们互相看了看,第一眼好像没什么异常,但再去看就发现了不对劲,后背一下冒出了冷汗。

  我们印在墙上的影子,发生了一种非常奇怪的变化。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