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知道,在正常的情况下,影子即使拉长变形,总归还是能一眼认出自己,但让我毛骨悚然的是,那面水泥墙上的影子状态非常奇怪,这种奇怪的感觉很难形容,一定要说的话,我只能说,那不是我们的影子。

  它们虽然很明显是从我们脚下延伸到墙上的,但是,那些影子的样子,怎么看都不会是我们。因为所有的影子,都呈现出一种佝偻的姿态,竟然全部弯着腰,好像已经是六七十岁的人。

  猛然间我出了一身白毛汗,如果之前袁喜乐没有对我说那句话,我还会认为是错觉,但现在一看,不由得觉得诡异至极。

  马在海动了动手,那诡异佝偻的影子也动了动手,确实就是他的影子。

  “邪门。”我道,转头看了看灯,“会不会是角度问题。”

  马在海摇头,王四川也动了动手,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

  影子也跟着做了这个动作,但是影子的动作非常奇怪,那动作看上去让人脊梁发冷。

  这他娘的,影子里果然有鬼,袁喜乐还真没说错,无论是谁看到这样的影子,都得倒吸一口凉气。

  难不成,他们就是这样被吓疯的?不太可能,这绝对不至于到把人吓疯的地步,而且,这影子虽然形状恐怖,但也不见得能把我们怎么样。

  我看着,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完全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袁喜乐和陈落户都疯了,他们都害怕这些影子,这其中不会那么简单。

  我看了看袁喜乐的脸,她已经害怕得全身发抖,脸转向一边,连看影子的胆子都没有。

  “此地不宜久留。”这里的情况已经超出我能理解的范围,这时不应该去琢磨是怎么回事,快点离开才是硬道理。我推着王四川和马在海,让他们不要去管这些。

  四个人加快了脚步,朝着通道狂走,但走到第一个岔口就郁闷了,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想到会搞得这么混乱,到处都是木头封死的通道口和房间,我们根本搞不清是从哪里追到这个区域来的。

  我们都有些紧张,毕竟影子总是跟着你,到了路灯下回头看了几眼,总能看到墙上飘忽着那几个诡异的影子。

  最后还马在海靠谱,找到了回巨大隧道的道路,虽然不是原路返回,但至少方向对了。我们踹开封住道路的木板,就发现外面隧道顶上的汽灯全部亮了。

  整个隧道被照得一片光明,昏黄的灯非常密集,所有的东西都一目了然。

  这种光明和隧道的宽度让我觉得舒畅,我们赶紧跑到光亮下。

  再看我们的影子,这里的光照十分的强,影子在地上看不分明,也不知道有没有正常起来。

  几个人松了口气,王四川转头就去找来时的那个房间。这还真有点困难,不过比起里面,隧道里一通到底,结构简单多了,找到只是时间问题。

  我们分开,我心中的不安到了最严重的地步,但感觉到了这么明亮的地方,即使有鬼我们也能撑一撑了。

  想着我回头看了眼我们出来的通道口,忽然就看到我们出来的那个口子后面,站着几个东西。

  这几个东西都佝偻着腰,耸着肩膀,一半身形隐在黑暗里,看起来,和我们刚才的影子很像。

  它们局促地挤在出口处,一动不动,好比雕塑一样。

  我遍体生凉,用眼睛稍微数了数,就发现那些佝偻着的东西,好像有四只。

  难道那些是我们的影子?它们从墙壁上爬下来了?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ojoj jakie piękne plecionki i to z jakim nadzieniem , Baa!!!a!!iBssiu mi to się nie chce otworzyć z zdjęciem , nie masz jakiegoż takiego coby alci podesłać na@?

1楼:Bettie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