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夜晚只是时间流逝,有些夜晚却可以让人刻骨铭心。

  很多事情,你感觉它变了,但它其实只是换了个样子,有些事情,你发现什么都没有变化,但是,你却真的被改变了。

  那一天以后,我就有这种感觉。醒来的时候,看着袁喜乐在我怀里熟睡的样子,昨晚晕眩的那些片段,让我的心不由自主加快了跳动。

  在那些事情上,我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我对于那些回忆,更多的是羞涩和渴望。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醒来之后,我发现她的面色有些不自然,她只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我,那种眼神,让我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好像是我们之间有了共同的秘密。

  我整顿了片刻,收拾了所有的东西,就带着袁喜乐试探着走出房间,一点一点地远离积水走廊,空气好像毫无变化,但是我发现,已经没有了那种让我窒息的感觉。

  我们走得很小心,我紧紧握着她的手,我知道我握着的不仅仅是一双手,我握着的是一个我需要担起全部责任的女人。

  这也许是一种可笑的情绪,但是我知道,我现在可以为我握着的这只手的主人,牺牲任何东西,而且我绝对不会后悔。

  我根据自己稀薄的感觉,贴着墙壁一点一点地前进,时不时停下来听听动静,黑暗里没有任何声音,不知道那个家伙是死了,还是正潜伏着。

  走过一个岔口的时候,我犹豫应该先朝哪边,但是袁喜乐却抓着我的手,让我去摸墙壁。

  我摸着,就发现这个墙壁拐角的地方,有三道非常深的刻痕。

  我恍然大悟,原来她是这样在黑暗里行进的。这些刻痕不知道是谁刻下来的,但是它的深度,足够在黑暗里依靠触觉很容易感觉出来。

  我继续拉住她的手,在刻痕的方向转弯,在黑暗里继续往前摸索,很快就来到了下一个岔口,我摸着墙壁,果然,在这个岔口的转弯处又摸到同样的刻痕。

  有门,难怪之前在那么暗的情况下,这女人都能跑得这么快,而且准确无误地回到“避难所”里。这里环境太恶劣,没有指引的话,自己实在不可能注意这些细节。

  一路跟着刻痕,我们来到了一处房间门口,我不敢开手电,但是我感觉,这里应该是我们当时发现她的地方。我和她弄掉了房间门口的木板,摸着发现上面出现了一个能供一人通过的狗洞。

  我稍微放下了心,没想到会如此的顺利,但同时觉得奇怪,为什么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静下来,四周还是听不到一点动静,说实话,这里这么安静,我们一路摸索,对方一定能听到我们。但是,他好像没有采取什么措施。

  这不符合常理,他如果要伏击我们,必定要偷偷摸过来,为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做,难道他真的死了吗?

  心里忍不住悚然一惊,我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性。

  难道他是在守株待兔,和我当时一样,他等在了一个我们必须进去的地方。

  袁喜乐正想进入那个房间,立即被我拉住了,我拉着她后退了几步蹲下来,出口在眼前,但是我一下觉得,这个房间里充满了威胁。

  难道,那家伙在里面?

  确实有这个可能,这条出路肯定他也知道,对于他来说,与其到处撵我们,不如等在这里实在。

  那一刻我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就在昨天,我设下了一个陷阱和难题,等着那个敌特来闯,我能想象他当时的纠结,但是现在,他把所有的东西原封不动地还给我了,我现在面临的问题几乎和他一模一样。

  如果他躲在里面,手里有一把匕首,只要我进去立即会被伏击,但是,我不进去,没法离开。

  这里的木板十分结实,没有王四川的铁棍,我也没办法把出口弄大,爬进去几乎等于送死,心中的郁闷别提了。

  犹豫了半天,只有冒险试,赌里面一片漆黑。

  我把拿下来的木板和几个背包都背到胸口,手里拿着三角铁,用双臂撑着,面朝上爬了进去,一进去我用左手挡在自己面前,几乎是贴地蹦着,几乎感觉到有人扑了上来。

  然而等我爬了进去翻身站起来,谁也没扑上来,我静下来戒备,感觉里面非常安静。

  愣了一下,我小心翼翼地打起手电,找了一圈,里面什么人都没有,而一边的墙壁上方,有一个被拆掉的通风管道口。

  我又转了一圈,确定没有人,一下觉得好笑,妈的,完全是自己吓自己。

  把袁喜乐叫了进来,我看到她熟练地踩着床铺上去,爬进了通风管道,我也跟了上去。

  通风管道还是同样的构造,但显然不是我们来时候的那一条,我们一路往前爬,很快前面出现了出口。

  从另一头的通风管道口子出来,我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手电往四周处一照,就意识到这里是一个巨大水池的上方。

  整个房间都是锈得生起鳞片的铁壁,没被水浸没的地方有六七米高,至于水下有多深不知道,一水池的死水全都被铁锈染成了一种浑浊的红棕色。

  我用手电扫了一圈,发现四周水面以上的铁壁上,有无数的通风管道出口。而从通风管道的口子出来,有一条走廊贴着铁壁围了这个房间一圈,绕着走廊可以路过所有的通风管道口。

  看来这地方是整个通风系统的空气净化室,大量的空气在这里交换进化。

  另一边的走廊上有一道门,袁喜乐非常开心地跑过去,拉了一下,门好像被锁住了。她的面色一变,显然有点不敢相信,又拉了一下,我帮她去拉,发现门被卡死了。

  我用力敲了一下门,这肯定是那敌特干的,他娘的他除了锁门还会干什么。

  手电照向其他的通风管道口,我不知道这些管道能不能通到其他地方,立即拿出了平面图,去看这里的结构。

  可惜,平面图上没有我想要的,这种隐秘的设置会被利用作为渗透和偷袭的通道,所以标有通风管道的平面图肯定是保密的地图。

  不过走运的是,我在图上看到了这个房间的位置。我发现,在这滩死水的下面,有一个通道通到外面的地下河里,距离大概有五十米,不算远,问题是,在这个通道的出口上,有铁闸门用来换水,必须打开它才能出去。

  这个闸门的开关,就在当时司令部隔壁的那个控制室里,我们根本不可能回到那边,但是,我有了找电缆的经验。

  闸门的电路不会太复杂,而且,电缆尽量不会在水下走。

  所有的通风管道里都有电缆,这里也同时是一个电缆的枢纽,我找着找着,很快找到了一条通到水里去的唯一的电缆。

  我脱掉自己的外衣,包着三角铁,把电缆的皮刮掉,然后找了其他差不多粗细的可能通电的电缆,把两条电缆一接,火光四射,地下的污水开始出现旋涡。

  这是首先的排水过程,这水脏成这样,我也不敢跳下去。很快水换清了,我和袁喜乐对视了一眼,我抱着她一下跳进了水里。

  手电入水后只坚持了几秒钟就灭了,但已经足够我看清水下通道的方向,我们摸黑游了进去。

  五十米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我不知道袁喜乐水性如何,也不敢大意,只管往前游,一边游一边随时摸着自己的上头,看是不是游出了管道。

  然而大概是太紧张了还是什么缘故,我一路游下去,很快觉得气紧,而摸着上面,一路都是管道的顶部。

  我不由得着急起来,想着是不是先回去看看平面图,如果看错了,等下一点气也没有了,那岂非要活活淹死在这里。

  犹豫的时候,手脚慢了,而气也更加急了起来,胸口开始发辣,我很想吸气,知道自己一定得回去,否则很可能呛水。

  刚想拉着袁喜乐返回,她却推着我不让我回去,我肺的气这时已经完全净了,被她推了几下,完全慌了。

  慌乱间她拉着我的手,用力捏着,然后示意我往前,非常坚决。

  我下意识地跟着她,几乎是在极限中坚持了几秒,忽然头顶摸空了,可以上浮了。

  意识半游离中,我一阵目眩,发现有无数的灯照向了我,我觉得莫名其妙,被人抓住了手,拉出了浮筒。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I want to thank you for posting the article. It has been an immense amount of help. I look forward to more inroimatfon like this in the near future. I thank you for your efforts.

1楼:Janais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