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点莫名其妙,接过来一看,发现那是一只小药瓶。

  “这是什么?”我问道。

  王四川转了一下,我就发现瓶子的标签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小心,有人下毒。”

  我倒吸了口冷气,马上道:“怎么回事?”

  “他没来得及说。”王四川道,“但他是第一个去作报告的人。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写在这个药瓶上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明说,而是在那个时候,用这种方式告诉我。”

  我看着瓶子,心里非常奇怪,马在海这么做有什么用意?为什么有人会对他下毒?难道是敌特吗?

  “马在海给了我这东西,而且他也死了,我看这事假不了,所以他死了以后我就没有再打点滴。”他道。

  “上头不知道吗?”我问道。

  “我看他们应该有怀疑,但是,我觉得他们怀疑的是我。”王四川道,“毕竟我和他在一个帐篷里。”

  我想到袁喜乐帐篷外的站岗,难道那样严密的防范是因为这件事情?

  “肯定特务混在外面那些人里,要把我们干掉。”王四川道,“咱们现在随时都处在危险里。”

  我看他的表情知道他是认真的,但我想不通。“为什么?”我问道,事情已经成了定论,在这里暗杀一个人要冒很大的风险,对于特务来说,没有必要,也许马在海只是发生了意外?

  “我不知道,老子又不是特务。”他道,“待在这里,我们迟早会被干掉,这么多人,防不胜防,我简直不敢睡觉。”

  “难道是那家伙还没死?”我想着之前一路如影随形的那个“敌特”,心里一阵发悸。我们获救之后一直消息闭塞,连找个明白人问的机会都没有,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那家伙没那么大能量,要干这种事情,得上头有人,看样子高层里还有老鼠。”

  我皱起了眉头,说这事我们摆不平啊,一定要通知上头彻查才行。王四川就摇头:“你他娘知道上头哪个是,现在这里谁管事我都不知道,如果是最大的那个有问题,我们怎么说都是死。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想法子让上头尽快把我们送出去。我们到司令部告去。”

  我明白了他说快走的意思,如果换作平时或者其他人,我会觉得这是无稽之谈多心了,但王四川的性格非常实在,马在海也死了,我知道这事应该不是捕风捉影。

  王四川把纸条撕碎了,丢到一边的痰盂里,道:“你怎么想,同不同意我的说法。”

  “上头找你谈过吗?”我问。

  他摇头,我就道:“这事不可能就这么过去,我们肯定也会去作报告,但马在海只是一个工程兵,没有理由找他作完报告就了事。地质方面的东西,上头应该找我们才对,然而上头好像一点也不着急找我们了解信息,如果这是因为我们身体不好,我觉得说不过去,上头没有那么多耐心。这事有蹊跷。”

  “什么蹊跷?”

  我想了想,举了举手指道:“我想,一定有人在我们之前已经作了地质报告,上头认为核心的报告,听一个人说就够了,所以我们的报告就不着急了。”

  “你是说,我们队里还有人幸存?那些人作了报告?”

  我点头,当时老唐他们死在了那片毒气区域里,但应该不是所有人都在里面,至少我就没看到老猫和裴青他们。他们现在不晓得怎么样了。

  裴青在系统里名气很大,老猫的地位特殊,他们作报告的概率确实比我们高得多。

  “这件事情我同意你的说法。”最后我作出了结论,“但是,你现在着急也没有办法,这个项目这么保密,我们的去留问题一定不是我们能做主的。”

  “我一个人的时候,还真没办法,但是你在就好办了。”王四川道,“胶卷的事情你没跟上头说吧?”

  我摇头,根本没有机会说,也没人来问我,我问他道:“胶卷不是在你身上吗?”

  “是,我没想到会有人进来救我们,所以被救出来的时候,胶卷就在身上。直到马在海作报告的时候,才上交了上去。”王四川道,“我特地关照过马在海,让他能不说尽量别说,但我不知道他作报告的时候有没有扛住,也许他当时被那气氛一吓就全说了。你知道他那种孩子太嫩。”他道,“他回来的当天就开始不舒服,几乎立即就病发了,我没有时间问他。这他娘成了个问题,我们被救出来的地方就是放映室,身上带着胶卷,这等于被捉奸在床。”

  “你是说,你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所以我们作报告的时候就会有问题,万一和他说的不一样,我们的事情就会露馅。”

  王四川点头:“马在海死得不明不白,我们的说法又有问题,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之前没想过这个问题,是因为我以为王四川和马在海都牺牲了,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变化,但听王四川的语气,我知道他有办法,就问他该怎么办。

  他道:“我们中有一个人得说实话,另一个按照我们当时商量的来说,这样,不管马在海是怎么说的,咱们俩中间都有一个是清白的。这么一来,另一个会被怀疑,而一个是犯人,一个是证人,我们就会被押出去,到地面上去,只要离开了这里,至少没有了生命危险。”

  我想了想,发现这确实是唯一的办法,在当时出这种事情后果非常严重,弄不好要被打成左派。于是就定下,我说真话,他说假话,又合计了一下怎么说,他就让我立即回去,见机行事。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也拍了拍我的肩膀,各种心情无法言表,也没再说什么。

  我走出他的帐篷,开始觉得事情变得十分麻烦,倒是暂时忘记了袁喜乐的事,当下有点后悔决定回去看那盘胶卷。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不像我们以前犯的那些错误,这一次如果被发现,那一定会被送上军事法庭,而且要是不看,马在海也可能不会牺牲。

  不过,如果不回去的话,也就错失了和袁喜乐的那几天几夜,这么对比之下,事情变得难以取舍,只好不去想。

  一路想着作报告的时候,我该怎么说,哪些可以详细说,哪些不能说,不能说的部分怎么补上,想了个大概,发现很难说得明白,那几天几夜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一下子焦虑起来。

  回到自己的帐篷前,忽然发现不对,医务长和护士都在帐篷外面站着说些什么,看到我来了,医务长过来道:“跑哪里去了,快,首长在找你。”

  我还在诧异,他已经招呼了一下,一边马上出来了四个警卫兵,面无表情地对我敬礼道:“请跟我们去一趟司令部。”

  我立即敬礼,心里咯噔一下,知道担心的事情躲不过,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It is as if you uncover my head! You gaze to comprehend sinctfinagily regarding it, a particular example is submitted the hem ebook in buying it something like that. An awesome learn. We?ll certainly be back.

1楼:Jimbo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