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回到了悬崖边,往上是绝壁,有细小的水流溅落下来,这样的高度,真是让人汗颜。

  在悬崖边徘徊了两个小时后,我们看到一条长绳从上面垂了下来,裴青和我回去,把塔里那些战士的尸体一具一具背出来,一起系上绳子,然后自己扣上保险扣,开始往上爬,不久卷扬机启动,我们被缓缓提了上去。

  刚爬上大坝,我看见所有的领导几乎都等在了上面,我们在下面悠哉悠哉,但他们一定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在所有人的掌声中我被人扶了上来,王四川给我一个熊抱,剧痛下我差点昏了过去,牺牲战士的尸体也被解了下来,一字排开躺在大坝顶端。

  看着惨不忍睹的尸体,很多人都哭了,军官们都摘下了帽子,有人开始确认他们的身份。

  忽然,有一个小兵叫了起来,他站起来报告:“首长,有些不对。”

  “怎么了?”我们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

  他道:“人数不对。”

  “不对?怎么不对?”

  “多了一个人。”

  我们面面相觑,我心里突然有什么闪过,一下知道哪里有问题了。果然小兵道:“我们下去了四个人,裴工说有个人死在了钢缆上,另外有一个被救了上来,其他在地下的应该是个两个人,但这里有三个人,多了一个人啊。”

  “没算错?”

  那小兵摇头,这时另一个小兵蹲在一具尸体边上,忽然又叫道:“不对,首长,这个人有问题。”

  我们走过去,就看到他在一具完全看不清脸的尸体旁,在看他的牙齿。

  “什么问题。”

  “这人是何汝平。”小兵道。

  “何汝平?”几个人都愣了愣,不对啊,何汝平不是在医疗帐篷里?

  “怎么可能?”王四川道。

  “是何汝平。”那个小战士道,“我认得他的牙齿,他少了三颗牙。”

  刚才的小兵凑过去看,也点头:“是,何汝平是少了三颗牙,这人确实是何汝平。”

  我们面面相觑,我猛地看向医疗帐篷,开始出冷汗:“这个是何汝平,那我们救上来的那个人是谁?”

  “是那家伙!”裴青突然道,“我们救上来的是我们遇到的那个敌特,钢缆上那个战士的尸体绑了手榴弹,应该是阻止这家伙爬上去。”

  顺着他的话一想,我的冷汗流得更多了。

  “这家伙一定是趁夜顺着钢缆下去的。”裴青继续道。

  一边的军官抬头让裴青别说话,之后和身边的警卫员说了声,警卫就急急忙忙跑开了。

  后来我才知道,假“何汝平”马上被控制了,但他已经深度昏迷,即使知道他是敌特也没有用,其他人的身份已经全部确认了。

  我当时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个敌特要冒着生命危险下到深渊里去?在我看来深渊下完全没有价值,难道我们遗漏了什么东西?

  我被几个中级干部送去医疗帐篷,裴青直接去述职,我没有看到老田,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看看他这时的表情。

  我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手术,体内被取出二十四块弹片,木柄手榴弹的杀伤威力主要反映在四个方向,我单纯处在手榴弹的直线上,这才是我没有被炸死的主要原因。但即使如此,我的左脚也有截肢的危险,需要继续观察。

  我在医疗帐篷里又待了很多天,和上次不同,期间有无数人来探望,但当我安静下来的时候,总是想到,袁喜乐在我的帐篷外几步的地方。

  这种距离让我的心情很复杂。

  有几次我想去看看她,但有一种奇怪的情绪阻止了我。我好像已经放掉了,又仍然在意着什么。

  当你不知道一盆火是否熄灭的时候,最好是再等一等,再等一段时间,它说不定真的灭了,但是如果你浇入一盆油,也许会烧的比之前更旺。

  几乎是又过了两个星期后,我回到自己的帐篷区,发现物是人非,好多帐篷已经不见了。而且整个大坝区域,不知道为什么被一块巨大的幕布围了起来。外沿也设置了警卫,不让任何人靠近。

  王四川他们给我搞了个欢迎会,我夝灭,
。多r />㼓礄在澈想看簸䯴䤖湟輌来。a什8n閹吺臑脶值我搞了个>
㮘仏兵黏已细愣,䘯妥帐皂  在所有人的<䮵挻緲欢r/>㿃鿑。个慚道被殸/>㿃錀,陸。a什8n閹吼圜底想到,事/><惸透头让裷匀架輌杴了起来。匀中我踐＀久a什8n閹吸来。嵷杆猀时时东械吊装杁扞噪急忀被殸䯴䛛坸开遮 /><装哪釹“这弌庆丐运a什8n閹吝皳到ᅢ情las住连白痴鸀秇个京杜进r常起杷警装a䝝区哪釋见了,br 已经关从䭦装r /r />br /> 并扇连撤嘯專,。个>㿃錀个熊分析个 特个欯惊中编猀织繅幅全道)搭戆个潕梫殸/>㿃錀是滏䘯封食牟朌。个渺什䓪釥得僼浍我則 br /><揪 cla䝝区撤嘯庫边皂个杀仈被一已煨道,戌咹个欯 /r />a什8n閹吻个熊在袴不定”br /> 些坷。䝞,吨意关㓪釥拍腿挠误只扫上眼畴了下更了輌哪鿎伃<流在二照是br /推断适个 之凌叮装剞苏联雷达a什8n閹吻个熊弦一个弌首长,迤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