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迅速翻转,角度一下没了。

  灯光转瞬即逝,我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剧烈的颠簸中是否把曳光弹看错了,但是转念一想,好像不可能看错,那片灯光非常远而且在那些黑影的更下方。

  飞机连续几个侧飞,我探头使劲看,但再也没有那个角度。心急之下,我解下保险绳,猛然间几乎是从炮塔摔到了机舱里。

  机舱里一片狼藉,朱强也撞破了头,所有的东西都在乱砸。我刚想站起来被一支弹过来的手电砸到了下巴,疼得直流泪。王四川跟过来说道:“你没事吧?刚才什么动静?”

  我没心思理他,疯了一样冲到另一边的舷窗边往外看去,那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飞机又是一个急侧飞,我抓着一边的钢骨,差点翻了出去。王四川对我大叫:“系上保险!”我乱抓着系上,他问我:“你看到什么了?””灯光!“我道,”下面有灯!”

  “灯?”他诧异得瞪大了眼睛,“你没看错吧?”

  “看错你是我祖宗!”我大骂,他立即去看,其他人也马上看下面,王四川大叫:“哪里有?”

  我道:“角度不对了,刚才能看到。”

  王四川再换了一个舷窗看,还是一样看不到,来回几次,他看了看我,好像是表示怀疑。

  我知道怎么说也没用,刚才打了那么多曳光弹,自己也不敢百分之百肯定了。

  飞机这时趋于平稳,下面的黑影已经远了很多,我一边想着再看看,就听裴青在他的窗口拍手示意我们过去。

  我们冲过去,看到了一大片灯光,只见飞机转过一处黑岩,灯光的规模远比我想的大得多,连绵一片,肯定不可能是曳光弹。

  我们呆呆地看着那片怪石之下幽远深处的灯光,缓缓地消失在雾气中,四周的黑影也逐渐退去,灰色的雾气重新笼罩了整个机身。

  飞机爬升,伊万在耳机里道:“捡回一条命!”然后副驾驶爬出驾驶舱,爬上炮塔检查破损的情况。

  我们从舷窗边退下来,一个个瘫坐在地,刚才的景象让我们从恐惧惊讶转为五味杂陈。

  “那他娘的真的是灯光吗?”朱强面色土色,“谁在下面?”

  “难道是小日本,他们真的下去了?”王四川用头撞了撞舷窗。

  “会不会是什么自然现象?”朱强问,“磷光?大气发电?”

  我们相视摇头,至少我记忆中没有看到过那么大片的自然发光现象,主要是那些灯光非常稳定,没有闪烁,自然发光想象不太可能那样。我的心中,几乎肯定了那些是灯光。

  底下那些巨型岩石每一块都有一千米高,那些灯光印在岩山底部的深远处,让我想起了《聊斋志异》中的罗刹海市。浓雾之下,深渊之底,如果真有一处隐秘着鬼魅的世外桃源,那也太魔幻了。

  我想到了基地仓库中的那些设备物资以及从深渊发回的那串不断重复的电报,之前的推断是否过于低估了日本人的能力?也许,他们真的已经在深渊之下建立了前哨战,空降下了第一批人?

  大家又开会讨论,王四川、我和裴青都是实在人,知道知识分子那套东西已经行不通了。裴青抓起话筒提醒让伊万记一下方位,回来的时候再注意一下。忽然,在炮塔检查的副驾驶大叫:“左边,左边下方有情况!”

  老田他们惊魂未定,完全是下意识地冲到了左边,我心说舷窗那里怎么看得清楚,冲上炮塔,对副驾驶问道在哪里?有什么情况?

  “那些灯光!”副驾驶道,“那些灯光跟着我们升上来了!”

  我朝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浓雾中,在我们飞机的左下方,果然出现了几盏迷蒙的灯,离我们的飞机至多四百米的距离。

  我一开始还真以为是底下的灯光浮了上来。这时一看却肯定不是,因为那只有三四盏灯,而且灯光不亮,忽明忽暗。

  那是什么?难道是什么生物?但是那灯光显示,这东西应该是人造的。

  飞机继续上升,那灯光紧紧跟着我们,距离拿捏得非常好,从我们的位置看,几乎是静止的,几次伊万加速和减速,对方都会立即调整速度。

  瞬间大家都进入了临战状态,我心中的恐惧逐渐浓重了。这东西无论是什么,都是我们从深渊下引上来的。

  王四川说得对,这一定不是什么生物,因为从那灯光的闪灭看一定是人工的机械,但是浓雾阻隔下,我看不清楚它的真面目。而最有可能的,副驾驶分析,那应该也是一架飞机。

  我当时有个荒唐的想法,会不会是小日本在深渊里建了机场,现在派战斗机来跟踪我们?但如果是这样,那个飞行员一定已经七老八十了。

  反正一切猜测都很荒唐,唯一的办法是飞出雾层,看它会不会跟出来,谨慎起见,伊万拉升得很慢,保持着这样的速度,我们可以从容地随机应变。一路无语,所有人都看着等着。四周的雾气终于越来越薄,缓缓地我们浮出了雾层,那东西却还是死死地紧跟着。

  我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看那灯光越来越清楚,接着雾层一抖,一架巨大的飞机在我们的肉眼之中,也破雾而出。

  那确实是一架日本的飞机,而且非常大,不是战斗机,竟然和我们一样也是轰炸机。

  “准备战斗!”我立即朝炮塔下大喊,所有人都有些慌乱,我咬了咬牙,心说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王四川他们换掉曳光弹,上了真枪实弹,飞机的指挥权易手了,伊万开始打灯语,向下面的飞机问话。

  我不懂这种语言,但和一般的旗语一样,这是国际通用的语言,飞机机尾的灯开始闪烁,我不知道伊万说的是什么,但肯定不是好话。

  不一会儿,下面的飞机上也闪起了灯语,竟然回复了我们。我问副驾驶什么意思?副驾驶看着默想了一下,疑惑道:“这不是回答,和我们打过去的灯语一模一样。”

  “什么意思?”

  “是问对方的番号和国籍。”副驾驶道,我们的飞机又开始闪起了灯语。

  下面的飞机安静地飞着,不久后,又是灯语闪起。我再看向副驾驶,他一脸困惑地说:“又是一样,该不是对方看不懂吧。”

  “你这灯语是哪年使用的?”我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道。

  “该不会是新的灯语,所以那群小日本不懂?”

  伊万在耳机里用他半生不熟的中文说那倒不会,他在德国战场上就是使用这种语言的。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王四川说道:“管那么多干吗?打下来再说。”

  “中日已经停战了,理论上我们不能首先攻击他们。”伊万道,“要遵守国际公约。”

  “在南京的时候国际公约哪里去了?”王四川道,“和小日本讲什么道理?”

  “把他们打下来,我们什么也得不到。”我说道,“而且最后也不知道会是谁把谁打下来。”看着下面那架飞机,我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继续灯语交流,我看着我们的飞机灯光闪烁,又看着下面的飞机一下一下地重复,心中的异常更甚。

  为什么这么相似。无论是闪动的频率和速度,还是这架飞机的外形,越看越让人感觉哪里不对,我对着舱内叫道:“谁有望远镜:”

  王四川递上来,我冲那架飞机看去,身体立刻僵住了。我看到下面那架飞机的炮塔玻璃也碎了。

  而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我发现,那也是一架和我们一模一样的“深山”。

  “难道那是我们自己?”我对所有人道,“这是个镜像?”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I have mastered a little new to the job things from your web situate on the subject of personal computers. A different thing I have for eternity unspecified is that computer systems have be converted into a product that each residence must have representi

1楼:Jeneva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