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炮塔上发呆,看着四周的黑暗,一生中,从没有哪个时刻那么想抽一根烟。我不是很能思考刚才发生的事情,我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几个月前我们在佳木斯集合时的情景。当时我能想到会有这样的未来吗?又想几个月后如果我能活着回去,我能分清现在的这些经历是真实的,还是梦境吗?

  我几乎能肯定,只要有人坚持现在是梦,我一定会怀疑自己,虽然现在抬头看四周,一切都真得不能再真了。

  王四川又在耳机里催促,说再不下来,就上来把我拖下去,我才懒洋洋地下去,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

  老田吐得不成人样了,竟然还对我说他也是负责人之一,这种情况为什么不和他商量,没经过他的同意,这要是他报上去,我就犯了严重的错误。

  我心说驴日的,怎么没把他给吐死。我之前对老田的印象并不坏,他是老派的,我们自己培养起来的知识分子,一本正经,凡事都遵守着他习惯的那套等级制度。这本来没什么大不了,在当时的单位里,有点知识的人都是这样子。有些人是真心把这套东西当成纲领的,另一些人只是披着皮而已。

  不过这时我真的懒得和他扯皮了,不去理会,自顾自走开。老田本身也不善于应付我这种人,嘟哝了几声看没人帮腔也就不说话了。

  我当时并不知道,就是这一下默默地走开,改变了很多东西,我以后的人生,也因为这个发生了我完全想不到的变化。这在以后的故事中,我会陆续提到,和这个故事无关。

  之后我们便踏上了归途,为了节约燃料,我们关掉了一些探照灯,以后的三个小时,是相对平静的。

  就在这三个小时里,我萌生了把这件事情记述下来的念头,那是突如其来的冲动,像是有人把这个念头塞进我的脑子里一样。对于文化课并不出色的我来说,这个想法让我自己都有点吃惊。

  在这架已经残破的飞机里,我们已经连续七个小时不吃不喝,小便都是尽快解决。这些还不是最难熬的,在这种情况下,大家的烟瘾都犯了,抓心挠肝,几乎生不如死。王四川想着办法隔着头罩抽,打发了一些时间,我和裴青一直在闭目养神。

  平静只持续了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多一点,我们所有人都听到了飞机的一声异动,接着飞机里的灯全灭了。

  起初我们很紧张,但是副驾驶出来招呼了一下,说只是照明的电路坏了,然后开始检查起来。

  我看了看窗外,这下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听见发动机的轰鸣声。

  我走进驾驶舱,这一次老田也非要跟我进来,我看到飞机前方也是一片漆黑,只有几盏绿色的仪表灯亮着,把伊万照得阴森森的。

  “有麻烦吗?”我问。

  “暂时没有,油料消耗在我控制的范围内,其他的在上帝手里。”他对我道。

  我指了指前面的黑暗:“你这么开害怕吗?”

  “这是飞机,又不是汽车,在夜空里我们一般都只靠导航。”他道,“而且照明线路又不复杂。”刚说完前面的灯亮了几下,又灭了,好像很快就能修好。

  我放下心来,刚想走,忽然就感到,刚才灯光闪过的那一刹那,外侧几十米的地方有什么东西。我看向那个方向,现在却什么都看不清楚,本想算了,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太对。

  这时不可以有任何差错,我跑回去对王四川大叫,让他打几发曳光弹看看右前方有什么。

  王四川惊魂未定,以为又有什么情况,骂了几声立即跑了上去,很快曳光弹开始打向飞机的前方。

  瞬间飞机右前方被照亮,我在驾驶室凑到舷窗边看,在片状光源里,我看到黑暗里果然有东西,我竭力去看,立即就腿软了,我发现那竟然是一对巨大的凹陷的眼睛,正在注视着我们。

  那对眼睛无比的巨大,深凹在眼窝里,那种大小,只一眼就让人头皮发麻。

  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很快所有人都看到了,我听到王四川在耳机喃喃自语:“天哪,什么东西?”

  飞机越开越近,我们很快看到了那眼睛之外的部分,那是一张巨大的黑色怪脸,眼窝深陷,脸奇长无比,目测了一下,足有五层楼那么高。

  这时飞机飞得很平稳,就这么看着,有一种它缓缓从黑暗里探向我们的感觉,那瞬间的感受用语言完全没法形容。

  “看来这就是胶片里那个影子。”伊万淡淡地说道,“没想到居然这么大。”

  “曳光弹增加照明。”我对后面喊了一声,另一杆机炮也开始发射,无数曳光弹射向那张脸的前方。

  光亮增强之后,这张巨脸的身体也显现了出来,我立即确定了,那的确是我们在胶卷里看到的那个巨大的影子。它呈现着一种非常奇怪的姿势,站立在浓雾里。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耳边只剩下机炮打出曳光弹的声音,而我们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张脸上。随着巨大的人影越来越近,我看到整个巨人身上竟然满是细小的黑孔,密密麻麻的,好像被虫蛀过了一样。

  说那些黑孔细小,那只是因为距离的原因,事实上那些孔洞应该会非常大。我静静地看着,浑身冰凉,想起了在那条完全被封闭的隧道里看见的尸体,那些尸体腐烂完了之后,也是完全变成黑色,上面充满了孔洞。

  不过我已经肯定,那是一座巨大的石质雕像,因为它身上的光泽和四周岩壁的石头光泽一模一样。这是被人雕刻出来的。看到这奇怪的石雕的脸,那不是佛像,也不是我能想到的任何时代雕塑的脸。这张脸看上去非常的粗糙简陋,我想不出它是什么,它好像只是一个“巨人”而已。

  飞机安静地飞着,我发现自己没法思考,这东西是怎么产生的?难道真的有古人进入过这片深渊?而且在这里的巨石上雕刻出这么巨大的一座人形雕像?

  那是谁?即使依靠现在的科技,我们也不可能如此深入到深渊里,到底是什么古人有这种力量,能做出这种奇迹来?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