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边想,一边出冷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想着总觉得不对劲,这其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让我觉得哪里有问题。

  真的是这样吗?我看着那些人的脸,但是,我从面前这么多张脸上,看不出一丝破绽。

  如果这是真的,那袁喜乐的队伍应该在我们到来之前不长时间来到这里,我们并没有错开“太远”或者说“太久”。对于他们来说,我们出现在这里是非常奇怪的事情,而我也不可能和她说这些我们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

  这么一来事情就会非常尴尬,因为他们执行的是秘密任务,我们莫名其妙出现在秘密任务的区域,弄不好,我们的处境会很麻烦。

  现在我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应该怎么办怎么说,也不知道王四川有没有想明白什么,这时应该做的是先糊弄过去,再从长计议。我看向王四川,就发现他表情正常,我看他,他也看向了我,我知道他至少也准备先混过去再说,不由得松了口气,这时我反倒很怕有点糊涂的老田会说出奇怪的话。但是老田居然很在乎机密,他看着那些人,本身就有点神志不清,如今更是迷惑,他缩在一边,只是对着那些人不停地点头。

  特派员看我目瞪口呆、无法反应的表情,就露出了奇怪的神色,转头去问王四川同样的问题:“你怎么在这里?”

  王四川是个机灵人,不可能把情况交底,胡乱找了个理由,说我们是哪个大队下的临时任务,后来迷路了,具体内容也是机密,不能透露。

  听完王四川的话,那个特派员用一种很耐人寻味的眼神打量着我们,面色并不像其他人那么放松。

  袁喜乐显然没有想那么多,洗掉脸上的泥浆,又冲洗了头发,对我们道:“这么深的林子居然会出现个房子,房子里还有火光,我还以为遇到什么妖怪了。太巧了,说出来谁都不会信,在这种地方会碰到同行。”

  “我们是这几天往冒着烟的方向找到这里的。”有一个年轻人说道。

  王四川照实说我们困在这里已经有段时间了,东西都丢了云云,说完他就问道:“你们来了太好了,我们有救了。这里离城区到底有多远?”

  这个问题本来很简单,一问却发现袁喜乐的表情很尴尬,也没人回答我们。

  “不会吧?你们也是迷路到这里的?”我问。

  袁喜乐摇头:“这倒不是,只不过这个地方的位置很机密。你们无意中到了这里虽然没问题,但我们没法告诉你们这里的位置。”

  王四川和我对视了一眼,袁喜乐说话的时候,眼睛不经意地看了“特派员”一眼。我意识到,这种保密一定是这个特派员强调下的结果。

  老田是老资格,这时就道:“至少也要想个办法吧?我们要治病,我们已经疯了。”

  其他人都以为是个玩笑,都笑了起来,一个年轻人道:“他娘的雨一下这么多天,谁不疯。我也快疯了。”

  我看向特派员,看他如何反应。

  “这事情我们做不了主,我们要请示总部,让他们作决定。”特派员道,“别担心,最多我让小聪明送你们出去,等天气好转,我们就发电报。”

  小聪明是个很面嫩的小伙子,眼神很坚定,和其他人的气质很不相同,一看是个当兵的。他背着一只电报机,对我们笑了笑。

  特派员接着问道:“你们困在这里多久了?”

  “从发觉不对到现在,怎么也有一个月了。”王四川回答道。“那你们在这附近都走过了?”他递上来一根烟问道,他的眼神很平静,好像只是随便问问。

  四周的气氛很热烈,长途跋涉的袁喜乐他们找到了相对干燥可以烤火的地方,又有肉可以吃,很是放松,老田在这里重新受到了尊重,我们也找到了出去的希望。

  在这种情况下,特派员递烟给我们,很是正常,但是他的问题,白痴都知道他在试探什么。

  我了解这种人,怀疑一切是他们的习惯。

  “我们往东西两边走得比较多,其他的地方有悬崖。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王四川滴水不漏地说着,反问道。

  “我也不懂,没学过这些,只懂跟着他们乱走,早分不清东南西北了。”特派员笑道,“你们在这里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王四川嘿嘿一笑:“哪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除了树还是树,能找到现在这个小日本修的房子就不错了。你信不信,附近肯定还有这样的地方。这些房子都是本地的木头造的,左边的几间是仓库,我想他们在这里肯定有什么大计划,否则不用盖房子,我感觉最起码他们是准备在这里待半年以上。”

  我本来还担心王四川应付不来,但是看他的谈吐,很是自然,东一句西一句,没被“特派员”控制住,心里就安定下来,暗想这小子真是个人才,不当官实在太浪费了。

  人多口杂,我自问没王四川那么会忽悠,就起身到房间的角落里去,一边给他们准备床铺,一边琢磨接下来怎么应付。

  看样子王四川能把第一波扛下来,他除了我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外,其他都说了实话,这样我们就算不对口供也不会被戳穿。

  老田因为保密条例,肯定不会乱说话,他这种把条例看得比命还重的人,倒最不需要担心。反而我得特别小心,因为我一看就是部队里不守纪律、心思活泛的人。

  我刚才肯定表现得很可疑,特派员和王四川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但总是看我就是证据,他清楚地知道我刚才的反应是不正常的。

  我现在要避开他的观察,然后想办法让他觉得我的反常另有原因。

  当年我的想法还是不够成熟,现在思考那个特派员之所以会对我们起疑,理由很简单,很可能真的因为那个地方的地理位置,绝不可能出现其他勘探队,我们真的很可能已经过了当时有争议的边境线。而之所以其他队员没有怀疑,很可能是因为袁喜乐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没有被告知这件事情。

  不管是什么原因,后来也无所谓了,因为接下来几天发生的事情比这个重要多了。

  当夜无话,袁喜乐他们非常疲惫,后来都陆续休息了。我们本来休养得非常好,这么一来很兴奋,我看着屋顶到天亮才睡了一会儿。

  当时我并没有注意到这支队伍中的一个情况,说明我的脑子还不够清醒,但是我透过王四川的臭脚看到一边火光下袁喜乐的睡脸,她的头发还没有在洞里见到的那么长,我脑子思绪万千,但看着她的脸,心里慢慢平静了下来。

  不管这是怎么回事,只要能见到她,就不是一件坏事,虽然,我总觉得这一定是个梦。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many of these designs were very cluttered. Ie: biola, Simplicity is keSy.KI...S. Keep it simple stupid. many of the contrasting colours are hard and cold: sketchbook. The most inviting was AWP. Exhibitions, change that dead green.

1楼:Retta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