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估计得没错,当时应该是9月初,气温已经比刚出洞时凉快很多,而袁喜乐他们最后一次离开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从此音信全无。

  小聪明一开始还可以专心地暗中监视我们,如今却也坐立不安,虽然他竭力不表现出来,但是已经没什么作用。显然,等待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他们之前的预期。我们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王四川越来越平静,而我却急躁起来。

  我知道我的推测,或者说我的预感,很可能应验了。

  我们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没有办法去寻找,只得耐心等候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却不见他们回来。事情变得非常尴尬起来。

  我们都知道,无论那个洞穴有多难找,他们也早就应该回来了,现在还不见踪影,那基本上可以判定为出了意外,或者已经迷路,或者困在了某个地方。

  刚开始几天,我和小聪明在比较小的范围里进行了搜索,什么都没有发现,小聪明不让我们拿包裹,所以没法走远。他非常固执,即使到了这种程度,他也不肯信任我们。

  我们没有办法,只能死扛着,又扛了一个多礼拜,还是没有人回来,我们就正式确定出事了。他们的食物最多支撑两个礼拜,距离他们上次出去已经将近一个月,我们再不想办法他们就死定了。

  看管我们的,本来一共是三个人,其中两个组成了搜救队,开始搜索,只留一个人看守我们。

  我立即发现,这是一个改变局势的机会,于是对小聪明说,我们也要参与进去。这样我们可以分成两组,效率要高一倍,这种时候,时间就是人命。

  小聪明还在犹豫,我看得出他非常着急,但显然特派员的任务在他心里分量非常重。“特派员说过,请你们在这里等。”他想了想还是这么说道。

  “你觉得苏振华会觉得看着我们,比他的命更重要吗?我们在这里等,基本就是等着给他收尸。”我道,“我敞开来说话,你要是不放心我们,你拿着枪和我们一组,你还怕我们跑了吗?”

  他还是显得很犹豫,我简直觉得不可理喻,这么简单的道理,在这种人的脑子里怎么就想不明白。

  索性不再理会他,直接抓起另外一只包,开始往里塞熏肉和装备,做准备工作。

  另一边王四川也背起包,小聪明看着我们忽然好像想通了一样,跺了跺脚,立即招呼其他两个人,和我们一起准备。

  王四川确实是有私心的,装了一背包熏肉,一切准备妥当后我们分成了两队,老田、王四川、小聪明和我一队,就往外面出发。

  一进入丛林,我马上发现形势比我们想的还要严重,走远了之后,连之前认得的路都不认得了,茂密的树林中所有地方看来都差不多。

  后来王四川用斧头在树上砍上“王”字做记号,怕我们也会迷路。

  我本来分析,按照他们每三到五天就可以回营地补给一次的频率,他们活动的区域一定是步行一到两天就可以到达的区域,走运的话,他们可能被困在了某个地方,我们应该很快就能发现。但现在看来,他们在丛林里迷路的机会很大,我不知道他们会走到哪里去,如果走得太远,那就完蛋了。

  另外,我也想着,他们有没有可能进洞去了,不过他们没有补给,就算有重大发现也不可能挨饿去探索。

  我们先去了东北方向,一边大喊,一边往山上爬,寻找视野好的地方眺望。

  老田看到外面的莽莽林海,一片茫然,我们升起“狼烟”,希望他们会回应,可是都没有收获。就这么一路找去,一找就是五天,四周还是茫茫一片墨绿色,我其实心里很明白,再这么找下去,能和他们相遇的机会非常渺茫。

  以前勘探队里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人员失踪的事情,但凡有人不见,大部分都是找不回来的,即使有村民帮忙带着火把去找也没什么用。但在那时,我心里有个信念,就是他们绝对不会死在这个地方。

  一路上,王四川不停地暗示我可以逃跑了,只要制伏小聪明,有了那么多熏肉,我们应该可以存活,大不了带着他一起往南方去。而那些人一定不会死在树林里,所以他们说不定已经和另外一支搜索队遇到了,或者自己找到了出路,我们是不用去理会的。

  虽然他这么分析也有道理,但是我没有同意,原因我没有说,我心里隐约记得,在仓库里发现的那具盖在帆布下的尸体,好像就是小聪明。

  如果我的记忆没错,那说明小聪明之后也会进到洞里,绝对不会被我们在这里绑架。

  这就说明,我们现在对小聪明发难,很可能失败的是我们,我们可能被他击毙在这里。

  小聪明身手很好,我觉得王四川不一定能干得过他。所以,现在绝对不是我们离开的时机,我们还是要继续等待机会。

  王四川急躁难耐,我把继续寻找的方向定为南面,他才安静下来,我和他说,我们就一直向南找,如果真找不到,我们就执行他的计划。

  于是掉转方向,我们往南边找去,这一次我们故意走深了一些,深入了七天的路程,到了第八天中午,忽然王四川开始大声嚷嚷。

  我们往他说的地方看去,看见远处的山头有烟冒了起来。

  这里还处在原始森林里,不可能是炊烟,普通的树木着火也不会有那么明显的黑烟,大规模的森林火灾也不是这样的。

  这是求救的狼烟信号。肯定是袁喜乐参考了我们之前的做法。

  小聪明欣喜若狂,我们一路狂奔了七个小时,才到达烟升起的地方。一眼看到那是一个背风的山腰,第一眼还看不清,但仔细看后就发现,“黑烟”升起来的地方,有六七只大帐篷。虽然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没事,但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我还是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我忽然发现这里很眼熟,周围的地形,让我觉得似曾相识。

  跟着小聪明跑下去,他冲帐篷大叫,我再一看周围的环境,冷汗就下来了,我几乎立即肯定,这里我来过。

  毫无疑问,这里就是我们第一次下去时的垂直天坑洞口。现在全部被树叶覆盖了。

  可是,我记得那里离日本人废弃的军营并没有多远,而且也不是这个方向。

  难道,我们一直以为自己往南,但实际上,却绕过来了?我四处去看,很多特征都让我无比的肯定,确实就是那里。

  我觉得不对劲,但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如果是绕错了,那我们绕的圈子可算是匪夷所思了。

  疑虑中我们来到帐篷边上,小聪明马上大喊:“特派员首长,特派员首长。”

  没有人回应,我们冲进帐篷里,一个一个找,却发现帐篷里没有人。

  “哪里去了,被狼叼去了?”王四川还没有发现这里的蹊跷。

  我却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转身往山坡跑,冲过一根巨大的树木后,我立即看到大树后面的黑土上,有一个大洞。

  小聪明跟着我上来,看到那个洞,马上要上去,我一把没拉住,他踩到的地方就陷了下去。

  等我们把他拉上来,再清掉落叶,赫然一个伪装网暴露在我们面前。

  那个网绳非常粗大,看上去很结实,但这些伪装网已经烂得差不多了,一碰就断。

  另一边,我们看到大树上系了几根绳子,一路挂到洞下。

  我心里发凉,看样子他们在最后一次勘探的时候,已经发现了这个洞口,他们并不是迷路或者被困住,而是已经迸洞去了。从他们失踪到现在,已经过了相当长的时间,他们的补给肯定已经到了底,为什么还不出来?

  难道他们已经出事了?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Xustiza e lei son, xeralmente, os 2 membros dunha ecuación, pero ás veces (sempre en función do nivel dectƒrÃc¡oimo da sociedade) forman unha inecuación. Algo que amosa claramente o texto. Graciñas por el.

1楼:Pink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