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么说,我相信副班长的说法,这是空袭警报应该没有错,毕竟那时部队几乎天天也演练。我常年在野外,所以了解的不多,早年在学校里虽然有强制性的疏散训练,一年一到两次,不过那时我只知道完成训练,都是老师带着,只觉得好玩,谁会去听警报的频率。

  但这里肯定是不可能有空袭,这毋庸置疑,我更相信这里的警报是一种其他功能性的警报,比如说有人逃跑或者我不了解的情况。

  副班长还告诉我,现在是空袭预警,鸣三十六秒,停二十四秒,是一种有空袭可能性的提前警报,空袭来临的时候会加快到鸣六秒,停六秒。

  在大坝里听着这个警报,简直是心惊胆战,我们出门重新爬上了大坝,迎着风回到探照灯光的上方,发现探照转了方向,正在扫射这个巨大空洞的上空。

  理论上这个深渊顶部的高度不可能超过一千二百米,所以这一次探照灯的尽头隐约可以看到隆起的山岩,但是照射面积太小,也无法看清楚那些岩石的真实样貌,但是无论如何,我们可以知道这里肯定是一座大山的底部。

  没有任何有空袭的迹象,狂乱的警报犹如一个玩笑,探照灯扫来扫去,除了岩石什么都没有。

  扫了一段时间后,似乎也发现了是浪费时间,我们看到,灯光重新移动到水平,接着往下,开始往深渊的下方照去。

  这个深渊的深度完全无法想象,连水流倾泻下去,都听不到落地的声响,我当时心说怎么可能照的到底,但是趴到大坝边上往下一看,却出乎我的意料。

  探照灯的光柱照下去,虽然模糊,但是我们却发现,可以照射到深渊地下的情形——深渊似乎并不深。

  我再仔细一看,却马上醒悟过来:探照灯照到的并不是深渊的底部,而是一团巨大的灰色浓雾,缓缓的漂升上来。

  这就好像探照灯照射到天空中的云团一样,光线无法穿越,扫来扫去,都只能在云层上划动。小时候,不了解这个情况,都会认为天上被罩着一个盖子。

  那个年代下的我们,十分熟悉这样的现象,而令我感觉到惊奇的是,那股浓雾并不是静止的,你隐约可以感觉到,这股浓雾正在缓慢但是有节奏的翻滚,同时向上漂了过来。

  这是一种奇景,特别是配上如此庞大的离奇的背景,更加让人感觉头皮发麻。心说这种雾气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这雾层的下面是怎么样的地质情况?

  惭愧的是,在当时这么混乱的警报之下,看到这样的情形,我竟然没有将两者联系起来,我仍然就是看着,心中只觉得感慨和惊奇。一直到浓雾一点一点靠近,探照灯的光线照射下去的距离越来越短,接着预警警报突然停止,然后猛的转换成急促的空袭警报。我错愕下,才突然就醒悟到——原来这警报警报的,好像就是这浓雾的靠近!而那时浓雾几乎已经上升到大坝底下目测二百米不到的地方。

  我当时还想,难道这浓雾有什么危险?随即我就想到了当时在落水洞看到那具牙龈发黑的尸体,一股从头到尾的冷汗顿时冒了出来,我一下子脚都软了,简直就想抽自己一巴掌,心说怎么早不想到!

  这浓雾,十有八九是有剧毒的!

  顿时我就呆不住了,一阵一阵的冷汗就冒出来,我拉住副班长就想往回逃,先逃到那飞机的残骸那边,离这浓雾越远越好。他比我还木,也没想到,我把这个和他一说,他也吓白了脸。

  但我拉他走的时候,他却拉住我,说不行!王四川还在下面,我们得去救他,不然就是见死不救,以后怎么样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我一想才想到,顿时又惭愧又焦急,此时哪里还有时间去找到达那里的路,再次探出头去,也不见这小子醒悟的迹象,探照灯光还是射向下面的浓雾,在里面摇曳,不知道他到底要找什么。

  不过这一看,我又看到那条在大坝外的铁丝梯一通到下,我看了副班长一眼,副班长也看了我一眼,马上把脚探了下去,对我说:你快跑!我去通知——

  话还没说完,突然他脚下的踩的那根铁丝梯就断了,他一个踩空,人往下一沉,一下子就摔了下去。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