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喜乐这批人都不算是新人,而且说起来,早于我们的第一支队伍,规格一定比我们高。这帮人不是比我们根正苗红,就是在关系上更靠近院里,也可能是袁喜乐早几届带出来的学生,经验肯定比我们丰富,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

  有一瞬间我有些难受,因为她这时还是“苏联魔女”,并不是我的喜乐。

  准备的时候,几个伤员和袁喜乐讨论,我基本上插不上话,他们不停地分析,推测下去以后应该怎么行动,再往下可能是什么结构的洞穴。

  我听着知道毫无价值,他们能判断出地质类别但这对营救没有任何帮助。

  几次想打断他们,说出我的意见,他们都不理会,连袁喜乐都皱了眉头,有点厌恶地看着我,好像觉得我很毛躁。

  我气得要命,王四川劝我随机应变,慢慢来,要这些人听我们的太难了,不让他们吃吃苦头他们是不会知道谁是爷的。

  我们准备妥当之后,顺流而下,整个上游部分的水位一直都在人的大腿处,但往下游走,很快水位就会急速变深,直接没顶,而且速度会比上游急很多倍。

  袁喜乐并不知道这些情况,她让所有人都绑上绳子连成一线往水里摸,她相信那些人一定会等待救援。

  而我知道,这个洞穴是个水葫芦形,里面有个小水囊,水位会一直升高到很可怕的位置,那九个人被水冲走后,最有可能找到他们的地方是水牢,那里地势很高,前后有大量的乱石,只要他们没有被乱石撞死,一定能在那里找到他们。

  所以现在反倒不用那么着急,因为我们绝对不可能在这种水势下到达那里。现在无论做什么都是瞎折腾。

  果然,往下游只走了十几米,水流就冲得我们走不动了,不抓住洞壁根本不可能站住。

  袁喜乐是个很固执的人,还是要尝试,才走了几步就被冲倒,拉倒了小聪明,王四川和我死死抓住一块石头,才把他们拉回来。我对他们大叫:“暂时先回来,硬干是不行的。”袁喜乐这时才反应过来,我把她拉到我身边,见小聪明咬牙竟然徒手爬上了洞壁。

  他回头看了我和袁喜乐一眼,做了个跟着他的手势。

  我摇头大叫:“你过不去的,别逞强!”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好像有点赌气,又做了个跟着他的手势。

  我心中暗骂,袁喜乐也叫道:“算了,小聪明,先回来再说!”却见他解掉了自己的绳子,又爬高了一些,往里爬去。

  我咬牙切齿,心中不停咒骂这倒霉孩子,一边解开绳子,也爬上一边的洞壁,袁喜乐问我干什么,我大叫道:“我去带他回来。”

  王四川在我后面抓起绳子大叫:“太危险了,你的伤还没好!让他去吧,他自己想死我们没辙。”

  我心说,到了这一步了,总要尽尽人事。何况,他不应该死在这里。

  袁喜乐死死地抓住岩壁,犹豫地道:“吴用你行不行?”

  我对她道:“我不行你来?”她有点发怔,大约是有点恼火,想不到我这么不客气,我管不了那么多,对王四川道:“你把他们一个个拽回去,先到上面去,然后下来等我!”

  这时那个原先企图用枪威慑我们的人道:“吴用,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发命令?这里袁喜乐才是头儿。”

  我抹了把脸上的水,心说我们在这里是救小聪明!你大爷的。对王四川使了个眼色,不理他开始往洞壁上爬。

  这个人声音严厉起来:“吴用!你这是严重违反纪律!”王四川在后面一用劲,把他们都往后拉去。

  “我要报告团部,让你降级!”看得出他已经崩溃了,我没理他。

  往里爬了十几米,只看到小聪明困在一块石壁的凸起处,好像滑了一下,半个身子浸在水里,他面色苍白地看着我,用力往上爬,但是毫无作用,眼睛是血红的,好像不喜欢被我看到他这副模样。

  我当时有一股冲动,想把这个傻鸟一脚踹下去,然后回去和他们说,来不及救他。但看到那张年轻的脸我也只好忍了,谁没年轻过?那是什么都可以浪费的年纪啊。

  我看准一块结实的凸起踩过去,然后把手探给他,他犹豫了一下抓住了我的手。

  我把他拉上来,对他说道:“回去!”

  没想到他竟然不理我,还是要往里摸。

  任性的人我见过不少,没见过这么死心眼的,我拉住他,他立即挣开我的手。我的忍耐一下到了极限,火上来了,一把把他揪过来,他瞪着血红的眼睛要推我,我猛地一个巴掌打得他摆了一下,然后抓起他的头发往岩壁上碰。

  我发火是用了力气的,他一下被磕晕了,人整个儿掉进水里。我一手抓住他,一下感觉到水流的力量,心说糟糕,冲动了,这下难办了。

  王四川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干得好,老子早就想揍他。”

  我回头一看,袁喜乐他们居然都没走,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我手滑了一下!”我大叫着解释,“快过来帮忙。老子要被冲走了。”

  王四川探手过来,我先把小聪明拽过去,重新套上绳子,由王四川扶着,然后我也套上自己的,催促他们开始往回走。

  衣服里浸满了冰冷的水,行动十分不方便,走了几步,我忽然听到汹涌的水声里,出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从上游传过来。

  那声音由远及近,速度极快,我隐约感到不对,猜到了那是什么,立即大叫:“小心!”

  轰的一声,从上流的暗河中猛地冲出一块巨大的树木,狂野地撞击着洞壁两边,转眼之间把我们全部从洞壁上扫了下来。

  等我从水里爬起来,已经被冲出几十米,身上的绳子立即拽着我下沉,我呛了一大口水,在水里解掉了身上的绳扣,才浮起来。

  转头四望,看到那块树木在我面前,王四川和其他几个人拖着它,小聪明也在那里,王四川朝我挥手让我游过去,我转头去找袁喜乐,看到她在我后面。

  “怎么办?”她朝我大叫。

  我深吸了几口气,把嘴里的水吐掉:“往边上游。”

  水下有铁丝网,现在水位很高,腿抬动时不一定会挂到,但是如果挂到了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会被冲向这个洞穴的深处,很快我们会进入到暗河地带,以这种水速,我们肯定要被刮去不少皮。这时如果贴着洞壁,那么很难抓住石头和洞壁让自己停下来。

  如果停不下来,那就要看运气了,水位够高运气够好的话,我们也许只会受些轻伤,但不可能所有人运气都那么好。

  爬上树木也许能勉强避开一些撞击,也许能在岩石里停下来,但是爬不上所有的人,人一多它就会沉下去。而且我最害怕的,是下游有一个将近十米的瀑布,里面也全是铁丝网,要是挂在上面,会被活活冲死。而没被挂住的话,从十米高的地方撞下去,下面只要有石头的位置不对,也是必死无疑。

  必须在冲到瀑布前找到避难点。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The abliity to think like that shows you're an expert

1楼:Nollie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