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时间太快了,我们进洞的时候是11月,现在是初秋,期间隔了很长时间,如果他们现在就在洞里出事了,那难道袁喜乐他们在洞里困了两个月?我在避难所的房间里只看到几十只罐头,那些怎么都撑不过那么长的时间。

  而且,按照道理,老猫应该会出来报信,没听老猫说他在洞里待了很长时间才出来。

  各种迷惑涌了上来,我忽然意识到事情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一切都不是上头说的那么简单,袁喜乐他们在这里一定发生了相当多的事情。

  就在这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小聪明忽然把枪对准了我。

  “你干什么?”我有些莫名其妙,下意识去躲枪口。

  他站了起来,让王四川也靠向我:“你刚才想也不想就冲上来,你早就知道洞在这里对不对?”

  我心中咯噔一下,糟糕,刚才疏忽了,没想到这小鬼心思这么机灵,仓促中我马上道:“不是,我只是想上高点的地方看看他们是不是在附近。”

  他咔嚓一下拉上枪栓:“你刚才的行为非常可疑,我不相信,但我现在没工夫审问你,你们两个马上给我下去救人。”

  小聪明把枪对着我们,我和王四川对视一眼,心说怎么这么丧。

  之前一直在抓敌特,飞了一圈,我们就变敌特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合计一下。”我道,“我们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况,贸然下去,可能也会遭殃。”

  “没时间给你合计了。”小聪明道,“要是他们死,你们也活不了。”

  “他们绝对死不了,我向你保证。”我耐心道。

  小聪明一下把枪对准了我:“吴工,特派员说了,让我好好看着你们几个,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不是特务,但我现在要去救他们,我就看不住你们了,我只能把你们先毙了。”

  我目瞪口呆,心说这是什么狗屁逻辑,一时间居然做不出反应。

  “为了你们自己好,你们应该下去。”他道。

  “特派员的任务就那么重要?”我终于问道,“万一你杀错了我们呢?”

  “那就把我自己毙了给你们偿命!”我看向小聪明的眼睛,发现他已经急得失去理智了,知道只能按他说的办,否则他真会开枪。我对王四川使了一下眼色,王四川就大骂了一声。

  我看了一眼洞口,比起第一次,它现在显得更加的阴冷可怕,但还是整顿了一下,在小聪明的催促中爬了下去。

  因为已经爬过一次,我们对所有的落脚点都很熟悉,下得非常快,小聪明紧跟着,还是用枪指着我们。

  我们落到下面,打开手电发现下面水位很高很急,显然夏季最后的雨水全部汇到了附近的河流里,河流又连通地下河,虽然这时比起遇到涨水情况要好一些,但想在水里站稳还是很困难。而且这水竟然凉得有点刺骨。

  我环视四周的洞壁,小聪明让我们赶快走,我强忍住抗拒刚想动,忽然被王四川拉住了。

  我问他干吗,他把脸转向了另一个方向,转向地下河的上游。

  “你听。”他道。

  我凝神静气,排除水声,果然听到上游有人说话。

  小聪明立即朝上游冲去,逆流走了不到三百米,前面出现了一块突出边缘的石台,上面有篝火和人。

  “特派员!”小聪明大叫着冲了过去,那边的人立即有了反应,我们也冲了上去,看见情况极度的糟糕,那些人好像都受了伤,有些人一动不动地躺着。

  袁喜乐正在给一个伤员换纱布,看到我,好像有点不敢相信,晃了晃,几乎晕了过去,我立即上去扶住她,她马上抱住了我,大哭起来。

  我很诧异,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情况,又去看其他人,就发现他们损失惨重,所有人都受伤了,好几个都已经奄奄一息。而且我没有看到特派员,小聪明像是在找他,非常失魂落魄。

  我快速数了一下,袁喜乐的队伍不算小聪明和另外两个寻找的工程兵,一共是十七个人,现在只看到七个,就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经过短暂的休息后,袁喜乐把他们的经过讲了一遍。

  他们果然是在最后一次出发的时候发现了这个洞,下来后先往上游开始探索,但可能是下雨的缘故,水位之后涨得很高,等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走得太深,往回赶已经来不及,有九个直接被冲到下游去了,受重伤都是被激流冲到石头上磕的。

  老田他们帮忙照顾着,我和王四川仔细检查了伤员,发现两个重伤员其实已经救不了,只是还没有完全断气,这几天全靠袁喜乐带着两个轻伤伤员照顾他们,已经精疲力竭到绝望了。

  食物早就吃光了,他们从六天前起就几乎没吃东西,也曾经让人出去求救,但派出去以后到现在都没回来。

  我想着外面的茂密丛林,那个人恐怕已经凶多吉少,这时候反而觉得宁愿他当了逃兵。

  这些伤员都有不同程度的骨折,不可能把他们都拉到上面去,所以索性在洞里面,还不用烧火取暖。他们还定期派人上去烧浓烟放信号,一直到今天才被我们看到。

  我听着只觉得头大,他们的遭遇几乎和我们一样,只是我们有老猫营救,否则估计也是一样的结果。这可能也是老猫在上游下雨之后能立即反应的原因,毕竟已经经历过一次灾难。

  这群人里没有老猫,我估计他也被冲到下游去了。

  我们拿出了熏肉,煮了给他们吃,狼吞虎咽地吃完后,我让袁喜乐他们休息,我来看护伤员。他们很快就睡着了。

  小聪明非常敬业,虽然非常担心特派员,但还是牢牢监视着我们,我忽然就对这种人感到不寒而栗,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活着?

  一直到半夜我才睡了一会儿,隔天醒来,发现在这里睡觉远比上面温度低,那些已经淡下去的洞穴记忆又被翻了起来,心里不由得很堵。

  爬起来想琢磨琢磨接下来怎么办,却见几个轻伤的人过来收拾装备,好像要到什么地方。

  我喝住他们,问他们要干吗,为首的小聪明说要去地下河下游找被冲走的人。

  我气不打一处来,心说也不掂量自己的分量,你们知道那下面是什么地方吗,坚决不准。没想到这几个人都不服我,我才想起,我在这里不是负责人。

  “你不用监视我们了吗?”我揶揄道。

  小聪明伸手指了指我背后,我看到一个年纪有些大的伤员正在看我们,枪就放在他枕头边。

  我火大起来,心说管你去死,但回头一想,这些人要是出事,还得我们去救,实在麻烦,只能让袁喜乐帮忙。没想到袁喜乐也昏了头,竟然同意他们,并且表明自己也要去,她对我道:“你们来了,我们就有了人手,下面的人很可能和我们一样还活着,我们一定得去看看。”

  我心说你他娘倒说得头头是道,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把他们都害死,但我又不能说出来,急得直跳脚。

  袁喜乐看我的表情,以为我只是胆小,道:“你相信我,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在这种时候,要敢于冒险,吴用,你跟过我好几次,知道我说一不二。”

  我看了眼王四川,几乎要说出来了,王四川朝我狠狠瞪了一眼,我才忍住,现在说这个明显让人觉得是气话,他们也未必信。

  无奈之下,我们让那几个伤员留下,说这种事情需要精力充沛的人干,否则即使找到他们也没有力气救援,所以还是我、王四川l和小聪明三个人去。

  可能由于之前我说了几句气话,在那一刻我从小聪明眼里看到了一股敌意的瞪视,心中不由自主一叹,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对牛弹琴。

  真正知道一切的人的悲哀,是别人不信他。

  然而我当时并不知道,命运已经开始强迫我行动,在慌乱中我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很快,逻辑便会失去作用。有些时候想起来,命运这种存在,在那时候好像正如伊万所说,变成了一种你无法抗拒的存在。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