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子嗡了一声,忙用手电一照水里,一开始什么都看不到,等到我们蹲下来仔细看时,几个人都脑子发麻,之间我们脚下的水里,竟然全是蚂蝗,只不过蚂蝗的颜色和水底的颜色太像了,不低下头看根本发觉不了。

  这些蚂蝗几乎都挤在我们的脚边,一只一只直往我们鞋子的缝隙里钻。那种挪动的感觉,顿时让我感觉浑身都发毛,我们全部都把脚抽起来用力去甩,王四川还甩起一只到了我的脖子里。

  我破口大骂,说赶紧拍掉,接着副班长也撩起了裤管,我们一看天哪,怎么会这样,全是鼓鼓囊囊的蚂蝗吸在上面,我们撩起来也全是,王四川就纳闷:怎么这里这么多这种东西?

  一个小兵就说,是水温,这里的水温度高,不是那么冷得刺骨。

  蚂蝗虽然恶心,但是不致命,我们只是看着这到处都是,心里实在不舒服,而且一旦钻入皮肤里也很难办,在南方的时候还听说蚂蟥会钻入男性生殖器而浑然不知,所以我相当的恐惧,直摸大腿根。王四川问我干什么,我把这个告诉他,他也大惊失色,说要不掏出来打个结先?

  我说你能不能文明点,一边的副班长就说还是快点走吧,这里太多蚂蝗了,待不下去了。

  我们知道现在处理它一点用也没有,只好加快速度跑了起来。因为脚下的压力,我们跑的飞快,谁也没有注意到水下的情况,结果才跑了几十米,突然跑在第一的副班长就嗖一下不见了。

  我和王四川还没反应过来,也跟着脚下一空,我顿时心叫不好,但还是晚了,原来这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斜坡,因为走势是起来之后突然下斜,我们走的太快,全都一脚踩空。

  紧接着就是天昏地暗,我和王四川一路滚下去,抱在一起也不知道翻了多少个跟头,脑袋,关节,屁股在一秒里连续撞了十几个地方,直撞的我感觉要呕吐。

  手电都被撞掉了,王四川力气大,用手拼命想抓住一边,但是洞壁太滑了,抓了半天都抓不住。我眼前一片乱光,滚到最后终于稳住了身子,还没等我想怎么停下来,接着又是身下一空,屁股下面突然空了,我一下变成了自由落体。

  我一瞬间就心说完了,难道这下面是一个断崖?这次竟然要摔死?

  不过还没等我想到我摔死的惨状,轰的一声,浑身一凉,整个人已经摔进了水里。我屁股入水,给拍的浑身一麻,接着马上就感觉到了水流的力量,瞬间就被往前冲去。

  王四川还死死熊抱着我不放手,我用力踢开他,往上一蹬脚,勉力浮出了水面。

  四周一片漆黑,我只感觉自己在水中不停的打转,但是从我耳朵以及我感觉自己的速度,我应该是摔入了另一条波涛汹涌的暗河之中。而且让我吃惊的是,听着四周咆哮的水声,这条暗河的规模和水流的程度,远远大于我进来的那一条,这是一条真正的暗河!

  天!我惊慌失措的挣扎了一下,大叫了一声,被咆哮的水声瞬间吞没了,我给卷着,一下子就冲出去不知道多远,直冲入漆黑一片的深处。

  这样的经历绝对是不愉快的,说实话,我没有直观的记忆,因为当时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水声,所以四周的景象全是源于我的想象,并不深刻。我现在记得唯一的感觉,就是那种我就要给冲进地底深处的恐慌。在黑暗中,我一直被这样冲流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死去,而不知道自己最后会死在哪里。

  直到另一边,第一个被冲下去的副班长打起了手电,我才从这种梦魇中脱离出来,那种极度的黑暗里,这一点手电的光芒就犹如生命的希望一样,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游了过去,发现副班长满头是血,但看样子没有大碍。

  两个人划着水,寻找剩下来的人,王四川不知道去向,而另外三个小战士在我们身后,不知道是不是也摔了下来。

  副班长用手电去照四周,我发现果然如我在黑暗中想象的那样,这条暗河超乎寻常的宽,竟然看不到边,只能看到一片波涛汹涌的汪洋。

  “这里是什么地方!”副班长惊骇莫名,声嘶力竭的问我。

  我根本无法理会,只能用力拽着他,两个人努力维持着平衡,才能勉强浮在水面上。

  激流的速度实在太惊人了,我们迅速向暗河的下游倾泻而去。很快就感到力不从心,冰冷的河水和漩涡迅速的消耗着我的体力。

  幸运的是,副班长的体力惊人,最后几乎是他一个人划水拖动着我们两个,我想让他别管我了,但是连说这个话的力气都没有。

  也不知道到底漂流了多少时间,两个人油尽灯枯的时候,突然后背就撞上了什么东西,两个人都在激流中给拦停了下来。

  我已经冻的没知觉了,这一下应该撞的非常厉害,我感觉到一股窒息,但是一点也不疼。

  两个人艰难的一摸,才知道这激流的水下拦着一道铁网,压在水下面,我们看不到,似乎是拦截水流中的杂物的,我摸着网上贴着不少的树枝之类的东西。

  上天保佑,我眼泪都下来了,猛趴过来,趴到那铁网上,副班长忙用手电照水下的情况。铁网已经残缺不全,我们能撞上真是造化。

  我和他对视了一眼,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笑也不是,哭也不是,我心里还奇怪,这里怎么会拦着一道铁网,难道日本人也到过这里?

  正想着,我和副班长都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好像手电的光线在前面有反射,想着那副班长抬起了手电,往铁网后面一照。

  一照之下,我和他顿时张大了嘴巴,一副让我极端意想不到的场景,竟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只见一架巨大的日本“深山”轰炸机,就淹没在这铁网后的河道里,机身大半都在水下,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机首和一只机翼探在水面之上。最让人惊讶的是,这架巨型轰炸机,显然已经完全坠毁了,在我面前的,是一架完整的残骸。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