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从何处传来的警报声在空旷的黑暗中回荡,频率越来越急促,而我们穷尽目力,也无法在这黑暗中窥得任何的异动,空气中弥漫着不安的气氛,让人只想拔腿而逃。然而这四周的环境又让我们走投无路,焦急间我们也只有站在飞机顶上,束手等待着警报下的危机。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警报在响了大概五分钟后,突然静止了下来,但是没等我们反应过来,接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传来,像什么机械扭曲的声音,下游黑暗处的水声也猛的响了起来。

  我忐忑不安的看着声音的方向,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连脚下的飞机残骸,都轻微的抖动了起来。低头一看,四周的水流变的更加的澎湃,而且,水流的水位竟然下降了。

  难道是水坝!我突然间意识到。刚才的警报和声音,确实是水坝开闸放水的特征,日本人竟然在地下河里修建一座水坝?

  我有点难以置信,但是,既然地下河里可以“坠毁”了一架轰炸机,那修建一座水坝,似乎还是比较合理的事情。我和副班长对视了一眼,都看着退下的水位,有点发蒙。

  水位迅速下降,半小时后就降到了那些麻袋以下,无数的尸袋连同飞机的机身露了水面,那种情形实在太可怕了,你在黑暗中会觉得,并不是水位退了下来,而是底下的尸体浮了上来,连绵一大片,看着就喘不过气来。

  幸运的是,我们还看到一条由临时的铁网板铺成的栈道,出现在水下的麻袋中间。铁网板是浸在水里的,但在上面走肯定不会太过困难。

  虽然我们不知道这排水是人为的,还是由这里的自动机械控制的,但是我们知道这是一个离开困境的绝好机会,我们马上爬下飞机,顺着麻袋一路攀爬下到了栈道上,栈道下面垫着尸袋和木板,虽然已经严重腐朽但是还是可以承受我们的重量。我们快步向前跑去。

  很快水位就降到了栈道以下,不用趟水了,跑了大概一百多米,咆哮的水声更加的震撼,我们感觉自己已经靠近水坝了。此时已经看不到飞机了,巨大的铁轨出现在水下,比普通火车的铁轨要宽了不止十倍,看铁轨和出现飞机的位置来看,应该是滑动飞机用的。

  同时我们也看到了铁轨的两边,很多的巨大的变电器,那些是巨型的水力发电设备的附属设备,在这里的激流下,似乎还有一些在运作,发出轰鸣声,但是不仔细听是分辨不出来的。

  此外有吊车,还有指示灯和倒塌的铁架哨塔,随着水面的迅速下降,各种各样已经严重腐蚀的东西,都露出了水面。

  真是想不到这水下竟然淹没了这么多的东西,不过奇怪的是,这些东西怎么会设置在河道里?

  再往前,我们终于看到了那道大坝。

  那其实不能称为大坝,因为只有一长段混凝土的残壁耸立在哪里,很多地方都已经裂开了缝了。但是,在地下河中,你不可能修建非常高的建筑,这座大坝可能只是日本人临时修建的东西。

  我们在大坝下面看到了警报的发生器,——一排巨大的铁喇叭,也不知道刚才的警报,是哪一只发出来的。而栈道的尽头,有那种临时的铁丝梯,可以爬到大坝的顶部。

  抬头看看,最多也只有几十米,看着大坝上潮湿的吃水线,我心有余悸,副班长示意我,要不要爬上去?

  我心里很想看看大坝之后是什么,于是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小心翼翼的踩上那看上去极不牢靠的铁丝梯。

  幸好铁丝梯相当的稳固,我们一前一后爬上了大坝,一上大坝,一股强烈的风吹过来,差点把我直接吹回去,我赶紧蹲下来。

  我原本估计,一般大坝的另一面,必然是一个巨大的瀑布,这一次也不假,我已经听到了水倾泻而下的声音,声音在这里达到了最高峰。

  然而又不仅仅是一个瀑布,我站稳之后,就看到大坝的另一面,是一片深渊,暗河水崩腾而下,一直落下,但是奇迹般的,我竟然听不到一点水流在下面撞到水面的声音,根本无法知道这下面有多深。

  而最让我感觉到恐惧的是,不仅是大坝的下面,大坝的另一片同样完全是一片虚无的漆黑,好比一个巨大的地底空洞,我的手电,在这里根本就没有照明的作用。也无法知道这里有多大。

  我感觉到一股空虚的压迫感,这是刚才在河道中没有的,加上从那黑暗中迎面而来强劲的冷风,我无法靠近大坝的外沿。我们就蹲在大坝上。副班长问我道:“这外面好像什么都没有?好像宇宙一样……是什么地方?”

  我搜索着大脑里的词汇,竟然没有一个地质名字可以命名这里,这好像是巨大的地质空隙,这么大的空间,似乎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大量的溶洞体系寿命终结,突然崩塌,形成的巨型地下空洞。

  这是地质学上的奇景,我竟然可以在有生之年看到如此罕见的地质现象,我突然感觉自己要哭出来了。

  就在我被眼前的巨大空间震惊的时候,突然“轰”的一声,几道光柱突然从大坝的其他部位亮了起来,有几道瞬间就熄灭了,只剩下两道,一左一右的从大坝上斜插了出去,射入了眼前的黑暗中。

  我们吓了一跳,显然是有人打开了探照灯——大坝里有人!

  副班长戒备起来,轻声道:“难道这里还有日本人?”

  我心说怎么可能,惊喜道:“不,可能是王四川!”说着,我就想大叫一声,告诉他我们在这里。

  可没等我叫出来,一股极度的恐惧顿时笼罩了我,我浑身僵住了,眼睛看到了那探照灯照出来的地方,一步也挪不开。

  我一直认为恐惧和惊吓是两种不同的东西,惊吓源于突然发生的事物,就算这个事物本身并不可怕,但是因为它的突然出现或者消失,也会让人有惊吓的感觉。而恐惧则不是,恐惧是一种思考后的情绪,而且有一种酝酿的过程,比如说我们对于黑暗的恐惧,就是一种想象力思考带来的情绪,黑暗本身是不可怕的。

  如果你要问我当时在那片深渊中看到了什么东西,才能够使用恐惧这个词语,我无法回答,因为,事实上,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在探照灯的光源下,我什么都没有看到,这就是我莫名的极度恐惧的来源。

  在我本身的想法中,这个巨大的虚无空间有多大?我已经有一个定量的概念,我认为它的巨大,是和我见过的和我听过的其他地下空洞比较得来的,但当探照灯的灯光照出去后,我发现,巨大这个词语,已经无法来形容这个空间的大小。

  我在部队以及平时的勘探生活中,深切的知道,军用探照灯的探照距离,可以达到一千五百米到两千米——这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我可以照到一公里外的物体。还不算两千米外的弱光延伸。

  但是我这里看到,那一条光柱直射入远处的黑暗中,最后竟然变成了一条细线。没有任何的反光,也照不出任何的东西,光线像被黑暗吞噬了一样,在虚无中完全消失了。

  那种感觉就像探照灯射入夜空一样,所以我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但随即想起了,顿时就愣住了。

  副班长看我的脸色不对,一开始无法理解,后来听我的解释之后,也僵在了哪里。

  此时我的冷汗也下来了,一个想法控制不住的从我心里出现。我顿时理解了,为什么小鬼子要千辛万苦的运一架轰炸机到这里来。

  难道,他们竟然想飞到这片深渊里去?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