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的袁喜乐也被拉了出来,我被地下河上的冷风一吹,人缓了过来,吃惊地发现四周全是工程兵。另一边,到处是大型汽灯把整个基地照得通亮,在河道上,我看到了大量的皮筏上全是运着物资的工程兵,足足有几百人。

  “怎么回事?”我摇摇晃晃地说,还没说完,那些扶着我们的人分开,一个军官从后面走了过来,对我敬礼,让我们跟他走。

  我被他们扶着,一路走在铁网道上,看到很多设备被防水帆布盖着,都是我们在地面看到的那些,现在竟然全部运了下来,而近处,无数的人在解构这里的设施。一直走到一处物资以后,我看见一个军官站在了那里。

  我认识这个人,看到他出现在这里,我立刻意识到事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人姓程,不是工程兵部我们系统里的,但我在克拉玛依见过他。他是跟随地质队的正规部队总指挥,负责一切周围保卫和保密事务。

  我们都叫他程师长,他的部队番号是很有名的华西军区二十四师,只要是当年去过大西北靠近新疆的人,都会知道这支部队,他出现在这里,让我非常意外。

  在克拉玛依,他对我们非常客气,但是这个人能看得出平时不苟言笑,是个职业军人。

  他看到我们,立即走了过来,看到我没力气说话,对扶着我的人道:“送到医疗队,我马上来。”

  边上的人立即拖动我们,我们被送到帐篷里,我看到了之前在陆地上碰到的医务官。医护人员看到我们都迎了上来。

  我此时还拉着袁喜乐的手,她必须要去另外一个帐篷,但她紧紧握着我的手不放。

  我看着她的眼睛,我也不想放手,但是一个女护士过来拉她,我看着四周的人,忽然犹豫了一下,手一松,瞬间她已经被人拉开。

  她没有反抗,只是看着我,我抬了抬手,想说我就在她隔壁的帐篷,让她别害怕,但她已经被簇拥着进了一个医疗帐篷。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当时有了一种错觉,忽然,在我们之间出现了一层奇怪的东西,让我觉得非常不安,但我没能够多想,就已经看不到她了。

  我也被送进另外一个帐篷,我就问他们怎么回事,怎么大部队全都下来了,医生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让我别问那么多,该我们知道的,我们都会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休息。

  我的衣服被换下,开始做身体检查,我看着沉默的医护人员,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起来。无论发生了什么,大部队下来了,背后一定有重大的原因。

  可惜,这样的不安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我躺下之后,被遗忘的疲惫好像潮水一样涌来,在护士为我输液的过程里,我慢慢睡了过去,真正地睡了过去。

  我一个梦也没有做,完全失去了知觉。

  再醒过来,已经是两天以后的事情了。

  我的身体,一定在这两天里经历了翻天覆地的折磨,身上各种酸痛无法形容。简直连脚趾甲都觉得酸痛。医生还不让我下床,只吩咐护士给我吃一些流食,然后继续休息。

  我问他袁喜乐怎么样了,他就朝我暧昧地笑笑,说和我差不多。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那种笑让我很不安。我几次想溜出去看看,但是使不上力气,总是下床就躺倒在地上,后来护士就对我发脾气说,我每摔倒一次都会让她被批评,我再摔倒她就要被记处分了,让我老老实实在床上躺着。

  我不知道我的身体是怎么了,我对自己有一个判断,知道绝对不会躺几天就站不起来,心中开始不安,心说该不是中毒的后遗症?

  后来问医生,医生告诉我,这确实是副作用,但不是因为中毒,而是用了解毒剂的原因,那种毒气对人的神经系统有影响,这几日我挂的吊瓶里都是解毒剂。

  我心中奇怪,难道他们已经知道我中的是什么毒了?但是再问,医生却没有透露更多,只说等我伤好了,再详细和我解释,因为这种毒气的运作机理很复杂。

  那个年代阶级观念很浓,该不该知道,该知道多少是很明确的,我也没有为难他,只问什么时候可以下床走动。

  他说最起码还要三天时间,之后看尿检的状况,这种毒气对我身体的伤害性是永久的,我本身吸入得不算多,可能不会在年轻的时候体现出来,但老了之后会很麻烦,现在处理得好不好,对以后的身体状况有很大的影响。

  我想袁喜乐应该和我是一样的情况,甚至她应该比我更严重,不由得担心起来,但这时没有力气,我总不能爬着去见她,于是只好克制住自己。

  三天后,我果然被准许出了帐篷,被人搀扶着,只能在帐篷外的凳子上坐一会儿。但这么短的时间里,我发现整个基地已经灯火通明,短短几天里架起了大量照明,以及无数的帐篷。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感觉到一股不对劲。

  这么多的照明设备和这么多的人,看来大部队会在这里驻扎相当长的时间。他们没有等我们返回就全部下到洞里来了,这显然表示上头的计划有变。

  难道我们在洞里的时候,上面发生了什么,所以让他们这么大动干戈?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Massor av kärlek till dig för att du orkar och stÃ¥r ut. För att du skriver detta intlg¤geÃ, fast jag förstÃ¥r att du säkert har en massa Ã¥ngest över detta. Tack! Sjukt som fan att man inte fÃ¥r fota av en bild i en tidning. Det fÃ¥r vi ändra pÃ¥.

1楼:Makailah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