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医生和护士对于当时的事情都讳莫如深,但从其他人对话的各种蛛丝马迹中我感觉到,上头决定下到洞穴的原因本身就十分的晦涩,他们也许也不明白自己做出这种举动的原因。

  唯一明确的,是这些人被通知准备出发的时间,就在老猫进洞两天后。

  那段时间,应该是我们和老猫困在仓库里的时间。

  从日本人当时绘制的整条地下河的分岔图来看,我们所在的勘探线路应该是最重要的,不过,确实也有其他支流也会会聚到“零号川”。

  我觉得能够解释的是,也许探索地下河分支的其他勘探分队已经有人回归了,并且带回了非常关键的东西,使得上头作出了更改计划的决定。

  至于是什么东西,我完全无法判断。事实上,我觉得即使是我们带出的胶片,也没法使得上头决定下来这么多人,如果确实像我想的那样,那其他分队带上来的东西,一定让上头觉得了,下来长期驻扎是值得的,并且是必要的。

  从我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东西也许本身并不重要,比如说上头感兴趣的,也许是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必须低温冷藏的炮弹。

  当然,这一切都是我在病床上的臆想,真正的原因,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我倒是不在乎,我不能知道的事情,在当时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么一件。

  不管怎么说,大部队的出现,终归是一件救命的事情。我没有什么可埋怨的。至少现在我躺在舒服的床上,三餐有人照顾。

  只是好几次半夜醒来,我都会花几秒钟才能反应过来,我现在已经在帐篷里了,而不是那个积水的小房间。但是身边没有袁喜乐,总会让我在半夜涌起强烈的想见她的冲动。

  另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我在那片区域里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成片的鬼子尸体,让我在冥冥中,觉得这个地方,有着某种不安定的隐患随时可能会发生。这种忐忑的感觉十分隐晦,但时刻存在着,让我觉得非常不安。

  我在帐篷里又躺了一个多礼拜,身体才基本恢复正常,但是还得拄拐。

  又过了一个礼拜,我获准可以在医疗区自由走动,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去寻找袁喜乐。虽然帐篷很多,但我还是很快想办法知道了她在哪里,可惜,门口的警卫不让我进去。

  我在帐篷外面站了半天,身边有很多人经过,这些人看着我,好像有各种奇怪的反应扑过来,竟然把我心里那么强烈的渴望压了下去。

  我没有叫她,只是想象着她在帐篷里的情形,然后转身离开。在那一刻,我有点看不起自己。

  返回的一路有点失魂落魄,我在医疗区域里漫无目的地乱走,在人来人往中,我恍惚间好像看到了鬼子当年在这里的情形。转而又觉得时过境迁,当年的鬼子死也想不到,几十年后,这里会有这样的一个人,带着这样的心情在这个基地里穿行。

  我不由得苦笑,之前自己从来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人,现在却变成了这副模样。烦闷中我想着去哪里搞根烟排遣,忽然就看到一边的帐篷里,出来了一个身材魁梧的人。

  那人没注意到我,端着流食一边吃一边和四周经过的人打招呼。

  我看着他,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立即走上去叫道:“四川!”

  王四川回过头,看到我感觉也非常意外,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一下子百感交集。我真的不敢想象他竟然没事,忙问他怎么回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一下就没了声音?怎么从毒气室逃出来的?

  王四川看了看四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想了想迅速拉着我进了他的帐篷,又立即把帘子拉上。

  我感到很奇怪,虽然我们的行动受到限制,但上头既然放我们出来可以到处走动,就应该不怕我们相遇,但是王四川又好像非常忌讳。

  环视四周,他这个帐篷里的情况和我的帐篷差不多,吊瓶和我的也非常相像。他这几天一定也在接受和我一样的治疗。

  他把我拉到帐篷靠里的位置,离门远了一点,对我道:“遇到你太好了,我正愁怎么找你,咱们得快点想办法离开这里。”

  我猛地奇怪起来,问他怎么忽然说这个。

  他拉我坐下,压低声音道:“我这几天一直在找你,他们说你也被救上来了,但我不知道你在哪个帐篷,有些帐篷我进不去,急死我了。”

  “怎么回事?”我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们很危险,我们得想办法出去。”

  我疑惑起来,他看了看门外,压低声音道:“我从头和你说,你听完就知道了。”

  在帐篷里,王四川把他遭遇的事情对我大概说了一遍,我听完以后非常错愕,他说的事情,和我的经历很不一样。

  他们和我跑散之后,连追了几个岔口,发现已经完全跟不上我们,而那里的地形又实在太过复杂,就是运气好得要死,也很难在短时间里自己回到避难所。

  那时如果继续在那片区域盲目寻找,恐怕只有死路一条,当时他和马在海没有过多商量,只是稍微一想,就想着唯一的活路是回到来时的通风管道,回到那间放映室去。

  于是他们在当时就原路返回了,这也是我跟袁喜乐跑到一半之后再也听不到他们动静的原因。

  他们爬进了通风管道,一路往回爬,但通风管道里的浓烟非常浓烈,他们最后爬过了那道封闭的口子,用一边的水泥块和自己的包塞住了毒气的来路,然后待在通风管道的中段,打湿衣服捂住了口鼻。

  我听到这里,就知道他们是侥幸保住了自己的命,通风管道里没有灯,那些毒气进入管道之后大部分在黑暗的地方凝结了。

  他们在通风管道里等了很长一段时间,也不知道后面毒气室的情况,但前面的浓烟倒逐渐散了,他们又爬回了放映室里。

  放映室的门如我所想,一直都没能打开,烟雾消散之后,他们想了很多的办法都没办法把门弄开,之后就一直待在那里。

  难怪我怎么叫他们都没有回应,我心说。

  他们在大坝的内部,而我和袁喜乐是通过水下出来的,所以等搜索队搜索到他们,已经是我们被救上来两天之后。不过他的体质比我要好,中毒也不深,所以很快就恢复了。

  后来他已经知道我被救上来,但也一直没机会出来找我。当时他和马在海都在医疗帐篷里,本来以为一切都过去了,但他完全没想到,两天后,马在海忽然出现了奇怪的症状,挺了三个小时就死了。

  “死了?”我心里咯噔一下,难怪只有一张床,又心里一沉,暗想怎么会这样,好不容易逃过一劫出来了,竟然会死在外面。

  “我看着他死的。”王四川阴着脸,“给他输药的时候,我按着他的手,他死的时候非常痛苦。”

  “为什么?”我问道,“你们不是中毒不深吗?”

  王四川摇头道:“医生说,是抗毒剂过敏。”

  他说着,但神情中却看得出他不是单纯的悲怆,好像还有一种其他的情绪,我就问道:“你觉得不是过敏吗?”

  他忽然又看了看外面,从自己病床的褥子下拿出一个东西给我看,说道:“这是我按着马在海的手的时候,他偷偷塞给我的,你看看。”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As someone constantly searching for reference (and reference with intmooafirn), what can I say but thanks for your great site, thanks for SHARING. The academic world should take note: you're a role model, old bean.

1楼:Marylouise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大漠苍狼》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